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二十七章

第一千二十七章 (第1/2页)


    富贵蛊如临大敌,可它警戒的并非是无衣剑客,也非七里香,而是另有其人。
  
      “好可怕的东西,竟然让我心神不宁,道心几乎都破了。”富贵蛊心惊道,它也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可恶的鸿运老祖,为何将我放出来。这分明是将我置身于险地之中,人人得而诛之。”
  
      “剑树,哼,种植界的界主,是你在暗中使坏吗。”富贵蛊的金色眸子陡然射出两道神虹,灿若金霞,彻照千丈方圆。而剑树也蒙上了一层神辉,像是金子堆砌而成,贵不可言。
  
      当然,一切都是假象。富贵蛊怎会让剑树活下去。
  
      “界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来他早就知道我成了鸿运老祖的本命之虫,所以才派遣人来抢夺我的。而无衣剑客与七里香只是他的部分棋子,他的真正杀招还未出现。只怕那人现身,我命不久矣。”
  
      富贵蛊开始担心自己的生死。
  
      “虫儿,我的虫儿。”忽然间,鸿运老祖喝道,“还不将剑树给吃了,然后杀掉无衣剑客。”
  
      “老头子,你兴许不知道,你原来的那只本命之虫是被我吃掉了,我只是取代了它而已。你还想控制我,让我为你做事,简直是痴心妄想。”富贵蛊暗道,“只可惜你的另外两只本命之虫相当强大,单打独斗,我并不惧怕它们。可它们要是联手,我也得退让,也许还会饮恨当场。”
  
      富贵蛊忌惮的是老祖的另外两只本命之虫,一只叫做狗屎虫,一只叫做天命蝉。它们的实力不在富贵蛊之下,都有滔天之能,凶悍无比。
  
      其实,狗屎虫才是鸿运老祖一直走好运的源头。富贵蛊只是名头响亮而已,在三只虫子里面,最可怕的还要数天命蝉。此蝉据说能知道人的天命,而地池又属于命运石之门,指不定那蝉与石门也有渊源。
  
      “哼,我暂时还需要利用鸿运老祖,姑且与他周旋下去。”富贵蛊暗道。
  
      呼呼!呼呼!
  
      富贵蛊的翅膀拍动,登时,红色的霞光扩散出去,吞并了剑气与剑树。“剑树,你终究逃不过一死。”富贵蛊笑道。
  
      “大胆。”
  
      无衣剑客吼道,“敢当着我的面行凶,你这只虫子。”
  
      锵!锵!锵!锵!
  
      琴萝剑在刹那之间斩出数千次,剑气连成一片,厚数丈,犹如巨大的草席,向下扑来,将富贵蛊散发的红色霞光都给震碎了。
  
      剑树是界主暂借给无衣剑客的,他当然不允许有人打剑树的主意,何况对方还是一只蛊虫。
  
      “一锅端!”忽然,七里香笑道,“剑树与富贵蛊,我都要了。”
  
      轰。
  
      一口石锅从天降下,登时,气浪枭爆,云霞蒸腾,数十道命运之力犹如龙蛇,绞住剑树,向着石锅冲去,分明是要收了它。
  
      “好家伙,七里香与无衣剑客动手了。”
  
      “他们都是界主的人,哈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种植界的界主,野心不小,可能他没想到自己的人也会起争执。七里香与无衣剑客都是高手,他们的生死之争有意思了。”
  
      “因为富贵蛊的原因吗,它虽然稀罕,可只是一个虫子,值得他们大打出手。”也有一株植物奇怪道,它身为植物,自然瞧不起其它的种族,像是虫子啊人啊动物啊,都不是正经的种族,唯有它们植物才能流传千古。
  
      “命运石之锅。”富贵蛊冷笑道,“你虽然能用它收走剑树,可不能收了我。”
  
      刷!刷!刷!刷!
  
      富贵蛊振翅之间,一道道红色的戾气扫了出去,每道戾气几个爷们都抱不过来,长亦有数百丈,像是九天降下来的恶龙,荡扫十方。
  
      “好强烈的戾气。好狠的蛊虫,哈哈哈,不愧是老祖的本命之虫。”鸿运老祖喜道。
  
      “小虫子而已。”千受小橘冷笑道。
  
      当是时,千受小橘御剑而来,他头顶有三颗橘子,每颗橘子有拳头大,呼呼旋转,橘红色的长流切割开虚空,“你敢说我母亲的坏话,鸿运老祖,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嗖!嗖!嗖!三颗橘子飞了出去,将空中的红色戾气都给冲散了,与此同时,橘子也在膨扩,犹如圣山,高不知道多少千丈。“三橘既出,你的蛊虫是保不住了。”千受小橘暗道,“我知你修炼出了三只本命之虫,还有两只隐而不出,不过没关系,我会想方设法将它们给轰出来的。”
  
      富贵蛊怔怔道:“为何都冲着我来,难道我就是熟了的柿子吗,都想来捏我。”
  
      “千受里剑的儿子,千受小橘,恐怕他脚下的那柄黑色的剑也是其母传下来的,毕竟是号称女剑仙的狠人。”富贵蛊张口吐出一张玉符来,玉符缓缓升起,一座府邸自玉符中腾升而出,砰砰砰,府邸与三只巨大的橘子相撞,登时,气浪滚滚,橘里橘气的气息当场溃散,竟是不敌那座浩大的府邸。
  
      千受小橘亦是惊道:“那是什么玉符,怎会冲出一座府邸来,还将我辛辛苦苦炼制的三颗橘子给毁掉了。”
  
      心痛之余,小橘狠狠盯着那张玉符,似能看穿它。
  
      富贵蛊心道,你这个小受,如果能被你看出玉符的端倪来,我就将它赠给你好了。
  
      “嗯?”鸿运老祖不满道,“玉符,老祖也不知玉符的来历,富贵蛊是怎回事,它好像有很多事情都瞒着我。”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老祖已经开始警戒自己的蛊虫。“天命蝉!”几乎是在刹那间,鸿运老祖的念识一扫,攫来一团清光,而在那团清光之中藏着一只蝉,即是天命蝉,它也是老祖的本命之虫。不同于富贵蛊,天命蝉是鸿运老祖真正的本命之虫。
  
      扑扑!扑扑!天命蝉拍动翅膀,登时清光散去,而数百缕玄之又玄的气息降下,拂扫老祖的身体。
  
      “是天命蝉!”
  
      “鸿元老祖的另外一只本命之虫。”
  
      “是那知天命的蝉,它要比富贵蛊还要可怕。鸿运老祖真是可怕的老东西,这等虫子都能被他炼化,成为他的本命之虫。”
  
      “非常之人自有非常手段,看来我们要掂量一下了,是投靠老祖还是投靠道长。”
  
      “彩色苟道人是奇人,而鸿运老祖也有知天命的蝉,我们也许能通过天命蝉获悉自己的命运。”
  
      “可那样做真的好吗,知道了天命,万一命运不好,我们岂不是有了心魔,以后不管做什么总是畏手畏脚。”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