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六百二十章 天上地下,谁是至尊?

第六百二十章 天上地下,谁是至尊? (第1/3页)


    史无尘负手在后,沉声问道:“你们认为,凤皇是对是错?”
  
      胡小凡等人听到这个问题,无一例外,尽都愣住。
  
      显然是没有人想到史无尘会在这个节骨眼问出这么个问题,这么兵凶战危的时候,问这问题有意义吗?!
  
      史无尘道:“凤皇所说所讲,现在看来都是真实,并无半句虚妄,相信在这个时候,纵然上智如他也不会再有说假话的想法,若然如此,他对还是错?”
  
      胡小凡挠挠头,道:“弟子……弟子感觉,无论凤皇,妖皇,还有妖族诸皇,没有谁是绝对的错,也没有绝对的对,并无纯然的对错之别,不过个人立场选择的差别。凤皇他自始至终,都是为了他自己的目标而贯彻始终,尤其还有长辈嘱托,父皇遗愿,族人千百世的共同希望……就算他利用了妖皇,却也是给出了莫甚的补偿……”
  
      说到这里,胡小凡咳嗽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凤皇是个大反派,自己这么说……会不会引起长辈责罚。
  
      云秀心蹙着秀眉,肃容道:“弟子感觉凤皇错了。不管他自己的初衷如何,根本目标又有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势在必行,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强行加在别人身上,立心已经不正,居然还理直气壮,这就已经是大大不该。”
  
      “他所谓的补偿,别人未必想要。所谓的给予,也不过是他的一面之词,全都是他强加给人的,尽皆砌词狡辩而已。”
  
      孙明秀等人齐齐点头,孙明秀又接着云秀心的话继续说道:“凤皇的话,看似道理大把,言之凿凿,侃侃而谈,究其根本,不过是他现在乃是胜利者,得势的一方。若是他失败了……这件事情从第三者口中说起,还本溯源,不过就是一个阴谋家不成功的谋算罢了。”
  
      “至于什么少年立志,艰难跋涉,不畏艰难,创造一切条件,为了梦想,为了族人重托,为了父皇遗愿,为了武道巅峰……全都不过是文字堆砌的一句话而已。”
  
      孙明秀淡淡微笑,下了结论,道:“凤皇,其实更适合去到人类的朝堂之上,去做一个朝臣政客。但是他现在,却是违背了根本道义。江湖之道,兄弟之道,天人之道……尽数违背。”
  
      他转头看着胡小凡,声音沉重,警告道:“胡小凡,你的思想,很危险。若是你一直这么我行我素下去,或者,凤皇便是你的前车之鉴!我问你,你认为凤皇无错,只为立场殊异,那么有一天,若是你遇到同样的事情,是否也会理直气壮的欺骗利用我和成航,秀心等一众兄弟姐妹,我等一朝万劫不复,而你自己却一步登天,高高在上?这岂非也是选择!日后,你善待我们的家人后人,给予许多弥补,我们是否就该不再怨恨于你?!”
  
      胡小凡浑身冷汗,脸都白了,急赤白脸道:“小弟哪里敢哪里敢……小弟只不过是被凤皇言语影响……一时间失了本心……我……我错了……”
  
      看到众人都是目如冷电看着自己,胡小凡终于低下头去,满脸惨白。
  
      他只是听凤皇这么说,想当然的以为凤皇似乎也没啥错?但听到孙明秀拿着自己等人一举个例子,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思路走入歧途,大错特错。
  
      史无尘欣慰的点点头,道:“本来这层道理也不需要我赘说,随着你们的人生阅历增长,自有一份明悟,但现在正值人族生死存亡的关口,此一役,我们这些人未必能回得去九尊殿。有没有以后,更是未知,所以有些话,就趁现在这一点点间隙时间,说给你们。”
  
      “所谓立场,所谓选择,谨记有所为有所不为……到了关键时刻……任何人,都不准存下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想法,更不要说什么留一些种子的言词,那只会让人齿冷,让我叹息,我调教弟子失败。”
  
      史无尘脸色淡然如水,语气却决然至极:“脚下就是玄黄人族的最后防线,防不住,便是万劫不复。我们九尊殿弟子,一旦开战,唯有勇往直前,不死不休,要么胜利,要么毁灭!”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仅此而已!”
  
      所有九尊殿弟子同时肃然,躬身受教,齐声应和:“是,师尊!”
  
      ……
  
      另一边,凤皇堆积心底的情绪算是彻底发泄了出来,倍觉轻松的他笑着看向云扬:“云尊,你以为呢?”
  
      云扬淡淡道:“我很佩服你的苦心造诣,万年筹谋。只可惜,若我是龙御天,我仍旧不会理解你,各人有各自的角度,各人有各自的立场,你之选择,为你心所向,他人心意,第三者无能置喙。”
  
      “我在此听你诉说往事,主因不过是满足一下好奇心,却并无帮你分辨是非对错的义务。”
  
      云扬淡淡的笑道;“现在听来,你之所说,与龙皇所说,竟然没有不同。”
  
      凤皇闻言一愣,诧然道:“当真没有不同?!”
  
      “除了角度不同,感受不同,真的并无不同!”
  
      云扬道:“凤皇,你总算是没有让我失望,纵使在情感上难免倾向于你自己,但对于以往之一切,你并无虚言,就此一事,我愿再予你一个服字!”
  
      凤皇傲然道:“我凤皇一生行事,自问无愧于心,其余种种,尽属末节!”
  
      云扬嘿然道:“其余种种,尽属末节?!关于此说,我想再多问一句,你害死了龙御天乃是为遂初衷,倒也罢了,但你刚才分明已有转变乾坤之能,却又为何任由鹏皇等自爆而亡?对于他们,你也是半点真心欠奉吗?”
  
      凤皇面色淡然,轻描淡写道:“朕之所以会坐视他们陨落,有相当大的原由乃是拜云尊你所赐啊,鹏皇他们明明重伤在身,非万年养息难得再出,却能够在短短时日之间,元气大复,再踏战场,除却是与神通广大,手眼通天的云尊你达成协议,背叛妖族,岂能如此?!他们已经注定与我再不是一心,殇之何伤?!其二嘛……那个时候,我身负的灭世策力量太多,凭我一己之力难以操控,甚至无法导出;而你们人类早早就开始回避与我战斗……”
  
      “原来那时候的你自己隐有爆体的危险?”云扬恍然大悟。
  
      “不错。那股力量威能级数远在我的预估之上,非但难以承受,更兼无从宣泄。久而久之,恐怕还真的会导致爆体陨灭……”
  
      凤皇冷笑道:“偏偏他们在那个时候选择自爆,想要炸死我……殊不知,于我而言,反而化解我当前危机的天赐转机。”
  
      “我利用了他们自爆的威能,抵消大部分超出我自身承受的力量,帮我归纳圆融。”
  
      “在我无法承受的时候,他们反叛了;在我即将自爆陨灭的时候,他们自爆了,一切尽是歪打正着,令我得以平复进而恢复,蜕变提升……”
  
      云扬忍不住叹息一声。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