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五百二十六章 攻心之战!

第五百二十六章 攻心之战! (第1/2页)


    云逍遥勉力支撑,一步步走上山坡,脸色依旧红润。
  
      中剑之处,半点鲜血也没有渗出来,平淡道:“你们往树林里退,化整为零,赶紧走!能逃一个是一个,老夫为你们断路。”
  
      冬天冷浑身颤抖:“伯父……您……您怎么样?”
  
      云逍遥沉默一下,道:“恐怕是不行了,那一剑直入心脏,已是重创,更兼剑上有毒,回天乏术了。我只能给你们留下两个时辰的逃命时间,两个时辰之后,你们若还是不能突围出去,到达安全地方……恐怕……”
  
      冬天冷悲愤欲绝:“我不走!我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问问那个王八蛋,这是为什么!”
  
      云逍遥疲倦地闭上眼睛:“你不走……难道你还能救我不死?你不走,不过是多死一个人罢了,难道……你要让你老大下来的时候,还要再受夏冰川暗算么?”
  
      他目光如电:“你不走,你问明白了夏冰川这是为什么,难道就能这改变一切?”
  
      冬天冷等人愣住了。
  
      此时此刻,已临死关,再无转圜余地的云逍遥并没有如同一般人那样,悲愤的要求他们赶紧离开,就只是很平静的说出了结果。
  
      你们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有能力改写已经插在我心脏之剑的结果么?能改变当前的种种危机?
  
      留下来,除了白白牺牲,又有其他的更多意义吗!?
  
      云逍遥渐显疲倦的说道:“我现在需要的是心无旁骛,专心一意,以你们现在的样子,勉强留下来,能起到什么作用?”
  
      作为累赘给我增加负担吗?
  
      这句话云逍遥没有说,但是众人都听得出来。
  
      说话间,山坡下的黑衣人已经近了许多。
  
      云逍遥整个人沉静下来,干燥的右手,轻轻地握在剑柄之上。他的脸上,一片冷意尽显,眼神微微的眯起来,注目于山坡之下,那不断接近的黑衣人。
  
      一丝杀气,从他的身上升起,点滴滋生。
  
      他并没有再去劝冬天冷等人;该劝的都已经劝了,他们若是不走,云逍遥也不想再费口舌之力,他现在要做的是,最大限度的保留仅余精力,每一点每一滴都弥足珍贵,浪费不得。
  
      冬天冷呼吸急促,脸上的神情剧烈变化。
  
      身边的秋云山脸色变幻不定,突然大吼一声:“云伯父,我走了!”
  
      说罢,带着自己仅剩的八个护卫,跌跌撞撞,却是速度不慢,向着密林深处冲了过去。
  
      一旦生离此地,必然此生此世,只为报仇!
  
      春晚风泪流满面道:“伯父保重,晚风誓要拿回今日的代价!”
  
      说罢也带着七个护卫冲了出去。
  
      我今日不顾信义,但来日,必然血洗天下,为伯父报仇!
  
      这时,冬天冷的声音也响起了,对着自己的四个护卫说到:“你们也走吧。将这件事情告知家里,然后对他们说,‘梅花尚开,冬天不冷’,家里不会追究你们。”
  
      四个护卫哈哈一笑,道:“少爷,你不走,我们便不走。大家死在一起便是,相信家族总会照顾好我们的家人,没什么可惜的。”
  
      其中一人呵呵笑道:“若是少爷不说这句话,我们真的说不定会走。”
  
      四人一起温暖的笑了起来。
  
      冬家的嫡传子孙,每人都拥有专属自己的一句话,一句只有家族掌权者和他们自己才知道的最终之言;只要带回来这句话,就证明是他神志清醒的时候自己亲口说的。
  
      一句话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便会接着改变,正是大家族通用的秘密手段之一。
  
      云逍遥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你为何不走?”
  
      冬天冷洒然笑道:“报仇,有他们俩足够了,多我一个不多。伯父孤身一人上路,小冷担心伯父孤独,想要陪伯父一程,却是少我一个就太少了。”
  
      “若是以后有机会再见老大,我自问可以从容面对他。”冬天冷嘿嘿一笑。
  
      云逍遥淡淡的笑了笑:“一会战斗起来,我是真的顾不上你了。”
  
      冬天冷道:“我知道云伯父的心思,多杀几个人就好,无需顾我……又浪费了云伯父的许多口舌,是我的不是……。”
  
      云逍遥笑了起来,脸上冷意依旧,心却暖了起来!
  
      这世上,毕竟不是全都是忘恩负义之辈,终究还有真心对我之人!
  
      黑衣人们越来越近,来到了彼此相对数十丈之内,却放缓了速度,缓缓地从三面包围上来。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阴恻恻的笑了笑,道:“云王爷,有礼了。”
  
      云逍遥淡漠的看了一眼,道:“好心机,好算计,好阴险!”
  
      “王爷过奖了。”黑衣蒙面人首领歉然道:“王爷盖世修为,冠绝天玄,无人能敌,在下百般无计,如此而为不过不得已而为之罢了,一切只是为了保全性命,什么手段实在是顾不上了。”
  
      冬天冷在旁边问道:“剑上是什么毒?”
  
      黑衣蒙面人首领躬身道:“冬少爷纨绔声名在外,纵然一身修为登临顶峰,不过机缘,未在我眼中,但就冲这份深重义气,值得我一礼。”接着说道:“我们知道,云王爷有云尊大人留下的解毒药护身,更兼玄功深湛,百毒不侵,所以我们也没打算用一些普通的毒药,非但殆笑大方,更是徒劳无功。”
  
      “此毒,不属于此世所有,中者无救。”黑衣蒙面人道:“是故……我们对这种毒,很有信心,否则,又怎么敢贸贸然的对云王爷下手呢!”
  
      说话间,对方已经完成了四面合围,一众黑衣蒙面人整齐列阵,严阵以对,竟是全然没有追击春晚风与秋云山的打算。
  
      冬天冷目光闪烁,道:“你们不打算追杀,灭绝后患?”
  
      黑衣蒙面人轻轻道:“我们的目标只有云王爷,从来都不是四大家族。不要说春公子等,就算是冬少爷此刻想要离开,我们也是不会阻拦的。”
  
      冬天冷咬牙道:“既然如此,为何还不动手?”
  
      黑衣蒙面人反而退了一步,道:“云王爷功参造化,纵然身陷死关,但在命终一刻,仍旧是此世最可怕的死神,我等自知不敌;就在这里守着,也是一样,只要能够确认王爷身故就好。”
  
      冬天冷闻言恍然,对方深谋远虑,竟然计算至此!
  
      他们居然不想动手,没有打算亲手取下云逍遥性命的打算。
  
      只是不离开,就在这里包围着,反正云逍遥已经身受致命重伤,又中了致命之毒;纵然现在是以精纯的玄气勉力压制,但就算是再有通天本事,这样的伤势也压制不了太久!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