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五百二十五章 致命变故! 大章

第五百二十五章 致命变故! 大章 (第1/2页)



  冬天冷咧咧嘴,道:“对于这件事的应对还是要慎重再三的。这里面隐有颇深的算计,我有听长辈提及,很复杂;包括了人间一统的气运之争……让我不要进去掺和。贸然出手,会有陨灭之危。”
  
  “气运之争?陨灭之危?”
  
  春晚风沉思起来。
  
  远方,相隔在数十里之外的树顶的云逍遥,遥遥旁观彼端一幕的他,心下陡然一动。
  
  这句话……貌似大有深意啊。
  
  难道……是这个?
  
  “夏冰川那家伙怎么还没来?”冬天冷不耐烦起来:“说好了一起来给大哥拜拜,然后保护伯父周全;这家伙怎么这么久还没到?要说远近,他可是最近的那个!”
  
  春晚风和秋云山也骂起来。
  
  树顶。
  
  云逍遥的心底突然间升起一股久未有之的暖意,滋润几近干涸的心田。
  
  原来如此。
  
  我说这几个家伙怎么就一股脑的全都来到了这边呢。
  
  “哎,春晚风,你修为咋样了?”冬天冷道:“什么地步了?”
  
  “我?我已经至尊之上了!”春晚风哼了一声:“你呢?”
  
  “我也是。”冬天冷道。
  
  “我也是,但我是后期,也就比你俩稍快了些,不用羡慕我。”秋云山道。
  
  “我们的修为差不多已经是此世顶峰了,想要离开天玄去上界的话,也就只差一步而已。”冬天冷叹口气:“可是老子在这段时间里懈怠了,干劲不足了……偶尔还会生出不想上去的操蛋想法……嗯,主要是不敢上去,爬上去,害怕再从一世顶峰掉成战五渣。”
  
  秋云山苦笑一声:“我也是……想到咱们吃尽了苦头,才终于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登临顶峰,俯瞰天下,若是当真上去了……只怕又要从地底做起,是个人就比咱们强,那感觉岂止是不爽,根本就是……恐怖。”
  
  春晚风唉声叹气:“谁说不是呢……就凭着老大给咱们留下的那些资源,咱们早就可以跨越此世极峰,登临上界……说到底,还是就是一个怕字。”
  
  三人都是一脸纠结。
  
  “你真没出息!”
  
  “你很没出息!”
  
  “你们俩真没出息!”
  
  互相看了一眼,突然间哈哈大笑,笑得肚子疼。
  
  大哥说二哥三哥,二哥又说大哥三哥,三人之间互相说,互相说,竟然辉映成趣!
  
  跟随这哥仨一道前来的三大家族四五十位护卫高手,也是每人一脸唏嘘,是的,飞升到上界,对于此世之人而言,无异神话,至少对于云扬飞升之前而言,就只是传说!
  
  但在云扬飞升之后,还有计灵犀一道飞升之后,这个神话就不再只是传说了,尤其是对自己等人保护的这三位大少爷!
  
  以冬天冷等三人今时今日的修为层次,实力战力,哪里还需要保镖护卫云云,此世哪里哪有什么人能够动得了他们,也就是他们哥们之间的互殴才能留下一点点的痕迹、
  
  但是……有一点仍旧无可否认的:只要登临上界,九成九就是要再从头来过。
  
  传闻中的上界哪哪都好;寿命也能得到大幅度的延长,武道之路更加宽阔绵长;但相对的……危险悉数却也一下子拔到了空前的高度。
  
  事实上,除了那种极端狂热的武道狂人,其他的到了如冬天冷等人目前的境界层次,基本都会迟疑,真的要放弃现在登临顶峰,俯瞰天下的地位,去所谓的上界重新开始,从最底层开始吗?!
  
  这个决定,任谁也是难以抉择的!
  
  更别说冬天冷等人的绝大部分修为都是在短时间内囫囵吞枣的成就,纵然有许多战事磨砺洗礼,不存缺憾,但心境历练方面仍旧跟经历无数打磨,一点点攀升上来的修行中人有相当的差距!
  
  我在此世,可以呼风唤雨,高高在上;当真去了上界,说不定没几天就会被一个不相识的人信手一巴掌给拍死。
  
  我在此世,没人敢不尊敬,不仰视,但是,到了上面,只能抬头看人,或者连人家的看门家丁都比不过。
  
  那还要不要上去?
  
  起码这些护卫们自己扪心自问,若是自己到了这个地步,会不会上去?
  
  只要这么一想,谁还会有勇气去鄙视三个公子的不求上进呢?
  
  大笑声中……
  
  突然,远方轰的一声爆响,遥遥传来。
  
  所有人立即噤声,目光闪烁,看着远方。
  
  “那是战斗的声响?”
  
  冬天冷拔身而起,腾身去到半空,举目看去。
  
  这时,远处又有一声长啸遥遥传来,声音传到这里,音量已经很微弱了,但却依旧能够听出来,声音中满是愤怒与无力。
  
  “这是……是夏冰川的声音!”秋云山耳朵一动。
  
  轰轰轰的战斗声响不绝的传来,身在半空的冬天冷登时一声长啸,身子亦在半空一展,呼的一下子飞了过去:“夏冰川,往这边跑!”
  
  这一声断喝,声如炸雷,震耳欲聋。
  
  几乎在同时,彼端再来一声长啸,却是带着难以言喻的欢喜之情,随即彼端战斗声响越来越是激烈,似乎是敌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援兵将临,开始尽力攻击,希冀能够在援手到达之前,解决目标。
  
  这边的三家五六十人在三公子的带领下,闪电般往那边飞去。
  
  冬天冷三人在全速疾驰的同时,不禁一点惊疑泛上心头,自己等三人的修为水准跟夏冰川向来是半斤八两,处于同一水平线,并不会有太大的差距,都属此世顶峰强者,那么,又是什么人,什么势力在向夏冰川出手呢,而对方,竟当真拥有逼杀夏冰川的实力,却也是蔚为奇观,叹为观止!
  
  接下来的战斗,半点的马虎不得啊!
  
  漫天黄沙,遮蔽视野中,远远的两条身影,跌跌撞撞的冲将出来,当先一人,正是夏冰川;他脸色惨白,浑身浴血,一条胳膊耷拉着,另一条胳膊还在拖着一个已经昏迷过去的人,正在挣命一般地向着这边跑过来。
  
  后方烟尘弥漫之中,一条凛然黑影急疾而出,便如同魔神降临世间,厉笑一声,诡异地在半空中急掠三十丈,蓦然来到了夏冰川上空位置,悍然一剑如同霹雳闪电的落下!
  
  冬天冷冲在最前面,一声厉吼,手中剑脱手飞出,直如流星赶月,走势无匹。
  
  那人自份必中的绝杀一剑戛然而止,因为他若是不收剑,或者可以灭杀夏冰川,却也绝难避开疾驰而来的脱手一剑,无奈何的一剑格挡,当的一声巨响,那黑衣人瞬退十丈,而冬天冷的剑亦因巨力冲击一闪而没,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随后而来的冬天冷轰然落下,一片黄沙被他顺势铲起,好似大海扬波一般地向着对面扬了过去;双手一伸,已经接住了夏冰川几乎没有了半点力量的身体,身子一旋,急疾倒射而出,落地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等人的包围圈里面。
  
  “怎么样?”
  
  “小夏怎么样?”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查看夏冰川的状况。
  
  只见夏冰川脸色死灰一般,两眼不断的泛白,浑身颤抖,浑身身上最少有十七八处地方鲜血横流,连俊俏的脸上也遍布横七竖八的伤痕,后脑勺还有一处伤口,似是被刀剑之类的利器削掉了一层头皮;整个人,已经不成人样!
  
  看到冬天冷秋云山等人,夏冰川眼中露出一丝喜色,想要说什么,但才待开口说话之际,却已经是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他一直拖着的那人,众人认识,正是夏冰川的贴身护卫,现在也已经是一条命去掉了九成多,状况并不比夏冰川稍好。
  
  “戒备!准备迎战!!”
  
  “秋云山,你来给小夏疗伤!”
  
  “春晚风,你后我前!”
  
  冬天冷当机立断的一声大吼,众人随着他的声音动作。
  
  眼见夏冰川状况惨淡如斯,越发可以判断出敌对势力绝非易于之辈,且刚才脱手一剑,可说已经是自己平生修为的极限发挥,不过将对方逼退,在在佐证了对方实力之强悍,竟是生平未遇的大敌。
  
  这时,彼端漫天尘嚣之中,一条条黑衣蒙面身影不断地钻出来,左右两边,也有大批的黑衣蒙面人出现……
  
  不过瞬息之间,就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
  
  对方非止实力强横,人头数竟也如此之多,世上那方势力,竟致如斯?!
  
  在众人身后,山林间一声尖锐的呼啸,喝道:“把他们都堵住了么?”
  
  对面黄沙中一个黑衣蒙面人的大笑:“一个不少,全数包圆了!”
  
  随即便是一声大笑:“好!”
  
  尖锐的呼啸声音旋即四面八方响起,无数的黑衣蒙面人源源不绝地从远方现身,向着这边包围过来。
  
  人影憧憧,密密麻麻,每一个人都是黑衣蒙面。
  
  冬天冷四面看去,心头不禁一震。
  
  这么多的黑衣蒙面人,每一个都不是庸手,而总人数最少也有五千人之众,几乎就是一个小型军队的阵容!
  
  这些人将自己这边的五十六……连同夏冰川两人在内五十八人团团包围!
  
  俨如一个只有四五十丈方圆的大圈子,周围人挨着人,密不透风,水泄不通。
  
  冬天冷长吸一口气,挺身站立,森然说道:“蒙面人?尽皆藏头露尾之辈,可敢报上名来?”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嘿嘿一笑,道:“不敢,面对四大家族的嫡传公子,我等哪里敢报名,哪里经受不起四大家族的报复啊哈哈哈……”
  
  无数的黑衣蒙面人一起大笑:“早听说冬家大公子冬天冷脑子有问题,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们若是能报名,今天还用得着蒙面么?”
  
  冬天冷扬天哈哈大笑:“一群井底之蛙,乌合之众,你以为你们不报名,就能活得了吗?”
  
  纵使敌众我寡,虽然身陷重围,但冬天冷等人可是一点都不怕,反而有些跃跃欲试的意味。须知云扬登临上界之前,可是给四大公子留下了海量的资源,这四个家伙每个人的修为都已经跻身此世顶峰之列,除却之前参与的国战之外,平日里仅止于小打小闹,尚有机会遭遇真正意义上的大战。
  
  三位公子此际都是一样的心思,兴奋的大吼一声:“上!一个不留!”
  
  说罢便即身先士卒的冲了上去。
  
  这架势,倒像是对手被自己围攻一般,充满了居高临下,有我无敌的气势。
  
  冬天冷一边冲一边吼:“哈哈哈……终于轮到我了,当年老大以一敌万,纵横大陆,如今看咱们大杀四方,不让老大专美于前哇哈哈哈哈……”
  
  但一干家族护卫却是面如苦瓜,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油然升起。
  
  情形……貌似是非常不妙才是啊!
  
  对方在这等偏僻地界重兵压境,显然是早有预谋,若是对方没有相当把握,怎么敢贸贸然地袭击夏冰川一行?
  
  四大公子虽然修为暴增,但往昔纨绔性情依旧,外出仍旧惯性的带着大队人马,随从护卫一个不少,虽然以他们现如今的实力,早就不再需要护卫了,冬天冷等三人如是,夏冰川又岂会例外,不带上几十号人充场面就怪了,而刚才接应,除了夏冰川之外,可就仅余一个活口,还要两人都是半死不活,十成性命去了九成有多,那么,其他的护卫都到那里去了?
  
  答案显而易见,全都已经遭了毒手呗。
  
  然后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夏冰川的修为可并不会不逊色于冬天冷几人;而夏冰川的护卫同样不会逊色于冬天冷等人的护卫……
  
  既然对方有能理收拾夏冰川一行,会收拾自己等人不下吗!?
  
  别的不说,就只说冬天冷刚才驰援一剑,端的是竭尽全力,却只是逼退了对方,未能令到对方承受更多,就已经很是说明问题了。
  
  但现在多说无益,不管是要突围还是要歼灭,都需要战斗。
  
  跟随在冬天冷等人身边的护卫,也尽都是曾经参与过当日国战的热血男儿,此际虽然警惕丛生,心底却又殊无恐惧之意,只是更多了三分谨慎。
  
  随着对方一声号角乍响,四面八方同时发动攻势,陷入包围圈中的冬天冷等人,并没有扎堆防御,反而是强势反攻,冬天冷三人更是一马当先的冲了上来。
  
  轰的一声,第一个接触,便即爆出了滔天血浪。
  
  冬天冷三人并排进攻,源自当日国战之时的默契尽皆显露无遗,不过才一接触,对方的十几个黑衣人顿时被三人斩杀;然而冬天冷三人在接战瞬间,心底就是一沉。
  
  对方实力之坚强,竟是大大的出乎预料。
  
  刚才的这一波打击,三人几乎是出尽了全力,虽然看似战果不俗,一口气灭杀了对方十一人,但对方应招者实则共有四五十人之多,同时出手抵御,除却死掉的十一个人之外,而其他的不过是轻伤,犹有再战之力。
  
  更重要的是,自己三人在强势出击之余,居然感受到了强烈的反震劲道,差点被反噬受伤。
  
  这更加证明了,眼前敌人非但战力极强,更对己方了解莫甚,这才刻意布成阵势,专门对阵自己等人。
  
  “三角阵!”
  
  秋云山一声怒吼:“咱们三个,每人负责一个箭头。”
  
  春晚风与冬天冷同声答应,战阵立即扭转。
  
  三人筹谋对策虽然应变伶俐,却是慢了一步,若是他们一开始采用三角阵的打法,虽然未必杀死那十来个人,却一定要比现在要主动的多,后续可操纵的方式也更多,至少不会太被动。
  
  在一字落错,后续应变尽皆迟滞,对方黑衣蒙面人们号令频传,一波一波的进攻连绵不绝;从四面八方展开攻势,无差别的攻击所有护卫,令到三人既定的三角阵战术无法在短时间内成形。
  
  在对方有序,吾方应对维艰的片刻相持之间,惨叫声接连响起,黑衣人们有四五十人横尸在地,然而四大公子这边的家族护卫,也有四个人接连倒下死去了。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