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人要问拳陈平安

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人要问拳陈平安 (第1/2页)


    陈平安倒也不是真的贪杯,只是觉得在自家地盘卖酒,竟然蹭不到半碗酒喝,不像话。这是半碗酒一碗酒的事吗?
    所以陈平安与身边两位喝酒、吃面、夹菜都使劲瞪着自己的熟人剑修,费了不少劲,成功将两位押注输了不少神仙钱的赌棍,变成了自己的托儿,作为蹭酒喝的代价,就是陈平安暗示双方,下次再有哪个王八蛋坐庄挣黑心钱,他这二掌柜,可以带着大家一起挣钱。结果两位剑修抢着要请陈平安喝酒,还不是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最后两个穷光蛋酒鬼赌棍,非要凑钱买那五颗雪花钱一壶的,还说二掌柜不喝,就是不赏脸,瞧不起朋友。
    陈平安放下碗筷,安安静静等待别人拎酒来,觉得有些寂寞,朋友多,想要不喝酒都难。
    之前在城头上,元造化那个假小子,关于剑气长城杀力最大的十位剑仙,其实与陈平安心目中的人选,出入不大。
    老大剑仙,董三更,阿良,隐官大人,陈熙,齐廷济,左右,纳兰烧苇,老聋儿,陆芝。
    陈清都一旦倾力出剑,杀力到底如何,从来没个确切说法,往往都只在一代代孩子们极尽浪漫色彩的言语和想象力当中。
    董观瀑勾结妖族、被老大剑仙亲手斩杀一事,让董家在剑气长城有些伤元气,董三更这些年好像极少露面,上次为太徽剑宗剑仙黄童送行饮酒,算是破例。
    阿良早已不在剑气长城,戴着斗笠,悬佩竹刀,后来从魏晋那边骗了一头毛驴,一枚银白养剑葫,然后与身边跟着一个红棉袄小姑娘的草鞋少年,就那么相逢了。
    隐官大人,战力高不高,显而易见,唯一的疑惑,在于隐官大人的战力巅峰,到底有多高。因为至今还没有人见识过隐官大人的本命飞剑,无论是在宁府,还是酒铺那边,最少陈平安不曾听说过。即便有酒客提及隐官大人,如果细心,便会发现,隐官大人好像是剑气长城最不像剑修的一位剑仙。
    陈熙是陈氏当代家主,但是在老大剑仙这边,从来抬不起头。哪怕那个陈字,是陈熙刻下的,在陈清都面前,好像依旧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所以陈氏子弟,是剑气长城所有大姓豪门当中,最不喜欢跑去城头的一拨人。
    齐廷济,陈平安第一次赶来剑气长城,在城头上练拳,见过一位姿容俊美的“年轻”剑仙,便是齐家家主。
    左右,自己的大师兄,不用多说。
    纳兰烧苇,闭关许久。纳兰在剑气长城是一等一的大姓,只是纳兰烧苇实在太久没有现身,才使得纳兰家族略显沉寂。至于纳兰夜行是不是纳兰家族一员,陈平安没有问过,也不会去刻意探究。人生在世,质疑事事,可总得有那么几个人几件事,得是心中的天经地义。
    老聋儿,正是那个传闻妖族出身的老剑修,管着那座关押许多头大妖的牢狱。
    陆芝,如今差不多已经被人遗忘她那浩然天下的野修身份,金丹境界,就赶来剑气长城,一步步破境,战功彪炳。
    每次守城,必然死战。
    阿良曾经找她喝过酒,说过一句好玩的言语,不知怎么流传开来的,就两人对饮而已。
    “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董不得与叠嶂心中最神往之人,便都是陆芝。
    阿良喝酒的时候,信誓旦旦,拍桌子怒骂,也不知道是哪个剑仙,太不要脸了,竟然偷听我与陆芝的对话!这种私底下与姑娘家家说的悄悄话,是可以随便流传散布的吗,哪怕这句话说得极有学问,极有嚼头,极有风范,又如何,征得我阿良与陆姑娘的同意了吗?
    陈平安喝着不花钱的酒,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就在元造化心目中排在第十一,也不差了。
    有酒鬼随口问道:“二掌柜,听说你有个北俱芦洲的剑仙朋友,斩妖除魔的本事不小,喝酒本事更大?”
    陈平安伸手揉了揉下巴,认真思量一番,点头道:“你们加一起都不够他打吧。”
    自然没人相信。
    张嘉贞在闹哄哄的喧嚣中,看着那个怔怔出神的陈先生。
    好像这一刻,陈先生是想要与那人喝酒了?
    陈平安笑了起来,转头望向小街,憧憬一幅画面。
    齐景龙与曹晴朗并肩而行。
    陈平安为之痛饮一碗酒,拿起碗筷和酒壶,站起身,朗声道:“诸位剑仙,今天的酒水!”
    所有酒客瞬间沉默。
    咋的,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二掌柜要请客?!
    不料那家伙笑道:“记得结账!”
    ————
    此后三天,姓刘的果然耐着性子,陪着金粟在内几位桂花小娘,一起逛完了所有倒悬山形胜之地,白首对上香楼、灵芝斋都没啥兴趣,哪怕是那座悬挂众多剑仙挂像的敬剑阁,也没太多感触,归根结底,还是少年尚未真正将自己视为一名剑修。白首还是对雷泽台最向往,噼里啪啦、电闪雷鸣的,瞅着就得劲,听说中土神洲那位女子武神,前不久就在这儿炼剑来着,可惜那些姐姐们在雷泽台,纯粹是照顾少年的感受,才稍稍多逗留了些时分,然后转去了麋鹿崖,便立即莺莺燕燕叽叽喳喳起来,麋鹿崖山脚,有那一整条街的铺子,脂粉气重得很,哪怕是相对稳重的金粟,到了大大小小的铺子那边,也要管不住钱袋子了,看得白首直翻白眼,女人唉。
    齐景龙依旧慢悠悠跟在最后,仔细打量各处景点,哪怕是麋鹿崖山脚的店铺,逛起来也一样很认真,偶尔还帮着桂花小娘掌掌眼。
    白首算是看出来了,最少有两位桂花小娘,对姓刘的有想法,与他言语的时候,嗓音格外柔糯,眼神格外专注。
    白首就奇了怪了,她们又不知道姓刘的是谁,不清楚什么太徽剑宗,更不知道什么北俱芦洲的陆地蛟龙,怎么看都是只个没啥钱的迂腐书生,怎么就这么猪油蒙心喜欢上了?这姓刘的,本命飞剑的本命神通,该不会就是让女子犯痴吧?如果真是,白首倒是觉得可以与他用心学习剑术了。
    不管如何,终究没有意外发生。
    齐景龙也不会与少年明言,其实先后有两拨人鬼祟跟踪,却都被自己吓退了。
    一次是流露出金丹剑修的气息,暗中之人犹不死心,随后又多出一位老者现身,齐景龙便只好再加一境,作为待客之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白首看似抱着后脑勺,不厌其烦跟在她们身边,后来还要帮着她们拎东西,实则身为太徽剑宗祖师堂嫡传,却更像是早年的割鹿山刺客,小心谨慎看待四周动静。
    齐景龙其实有些欣慰。
    诸多本心,细微体现。
    符家人,反正在他齐景龙这边注定掀不起风浪,那么白首是不是就可以高枕无忧,全然不在意,优哉游哉,挑三拣四,或是满腹牢骚,逛遍倒悬山?
    即便是自家的太徽剑宗,又有多少嫡传弟子,拜师之后,心性微妙转变而不自知?言行举止,看似如常,恭谨依旧,恪守规矩,实则处处是心路偏差的细微痕迹?一着不慎,长久以往,人生便去往别处?齐景龙在太徽剑宗和翩然峰,在自家修行之余,也会尽量帮着同门晚辈们尽量守住清澈本心,只是某些涉及了大道根本,依旧无法多说多做什么。
    所以齐景龙不太喜欢“神仙种”和“先天剑胚”这两个说法。
    金粟她们满载而归,人人心满意足,返回桂花岛,走完这趟短暂游历后,饶是金粟,也对齐景龙的印象改观许多,离别之际,诚心道谢。
    齐景龙将她们一路送到捉放亭,这才带着白首去鹳雀客栈结账,打算去春幡斋那边住下,然后回了客栈,少年幸灾乐祸了个半死。
    因为客栈里边,站着一位熟悉的女子,姿容极美,正是水经山仙子卢穗,北俱芦洲年轻十人当中的第八位,被誉为与太徽剑宗刘景龙最般配的神仙眷侣。
    卢穗柔声道:“景龙,春幡斋那边听说你与白首已经到了倒悬山三天,就让我来催促你,我已经帮忙结账了,不会怪我吧?”
    齐景龙心中无奈,笑着摇头,好像说了怪或不怪,都是个错,那就干脆不说话了。
    每当这种时候,齐景龙便有些想念陈平安。
    客栈掌柜大是奇怪,春幡斋亲自来请?
    这个年纪不大的青衫外乡人,架子有点大啊?
    春幡斋、猿揉府这些眼比天高的著名私宅,一般情况下,不是上五境修士领衔的队伍,可能连门都进不去。
    齐景龙与客栈掌柜笑着道别。
    年轻掌柜趴在柜台上,笑着点头,自己一个小客栈的屁大掌柜,也无须与这般神仙中人太客气,反正注定大献殷勤也高攀不上,何况他也不乐意与人低头哈腰,挣点小钱,日子安稳,不去多想。偶尔能够见到陈平安、齐景龙这样浑身云遮雾缭的年轻人,不也很好。说不得他们以后名气大了,鹳雀客栈的生意就跟着水涨船高。
    只不过想要在藏龙卧蛟的倒悬山,有点名气,却也不容易就是了。
    到春幡斋之前,一路上都是白首在与卢穗热络闲聊,白首可是对水经山很向往,那边的漂亮姐姐贼多。
    少年其实不花心,只是喜欢女子喜欢自己而已。
    卢穗显然也比平日里那个冷冷清清、一心问道的卢仙子,言语更多。
    白首就大为惋惜,替卢仙子很是打抱不平,姓刘的竟然这都不喜欢她,活该打光棍,被那云上城徐杏酒两次往死里灌酒。
    春幡斋的主人,破天荒现身,亲自款待齐景龙。
    卢穗在一旁为两位年龄悬殊的剑仙煮茶,少年白首有些局促不安。
    不知为何,白首对太徽剑宗没什么敬畏,对姓刘的更是不怕,可上次见到了掌律师祖剑仙黄童后,白首便开始慌张起来。
    其实这次远游剑气长城,要见宗主韩槐子,白首更怕。
    这会儿见到了与自己师父相对而坐的春幡斋邵云岩,白首同样浑身不自在。
    到底是一位位传说中的剑仙啊。
    能够在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站在山巅的大人物啊。
    至于为何自己师父也是剑仙,朝夕相处,一口一口姓刘的,白首却完全没这份担惊受怕,少年从未深思。
    只是看着眼前的师父,在金粟那些桂花岛小修士那边是如何,到了春幡斋见着了剑仙主人,好像还是如何。
    双手接过卢穗笑着递来的一杯茶,白首低头饮茶,便渐渐心静下来。
    齐景龙提及预定养剑葫一事。
    邵云岩笑着点头答应下来,还给了一个极为公道的价格。
    齐景龙道谢。
    白首听着谷雨钱之前那个数字,当场额头冒汗。
    邵云岩说道:“买卖之外。太徽剑宗不欠我人情,只是齐道友你却欠了我一个人情。实话实说,假定十四颗葫芦,最终炼化成功七枚养剑葫,在这千年之内,皆是早有预定,不可悔改。只是先前其中一人,无法按约购买了,齐道友才有机会开口,我才敢点头答应。千年之内,偿还人情,只需出剑一次即可。而且齐道友大可放心,出剑必然占理,绝不会让齐道友为难。”
    齐景龙笑道:“可以。”
    然后齐景龙犹豫了一下,“若是养剑葫在七之上,我是否可以再预定一枚?”
    邵云岩微笑道:“只能价格者得了,我相信齐道友很难得偿所愿。”
    还一些实在话,邵云岩没有坦言罢了,哪怕多出一枚养剑葫的预定,还真不是谁都可以买到手,齐景龙之所以可以占据这枚养剑葫,原因有三,春幡斋与他邵云岩,看好如今已是玉璞境剑修的齐景龙,未来大道成就。第二,齐景龙极有可能是下一任太徽剑宗宗主。第三,邵云岩自己出身北俱芦洲,也算一桩可有可无的香火情。
    这些话之所以不用多讲,还是因为这位年纪轻轻的陆地蛟龙,心中明了。
    齐景龙说道:“确实是晚辈多想了。”
    邵云岩笑道:“托齐道友的福,我才能够喝上卢丫头的茶水。”
    卢穗是水经山宗主最器重的嫡传弟子。
    而邵云岩此生唯一亏欠之人,便是卢穗的师父。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