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二一三九章 下棋

第二一三九章 下棋 (第1/2页)


    “当然!”点了点头,张悬坐了下来,左手拈起棋子,右手伸出:“请!”
  
      三须道人不再多说,将棋子落下。
  
      微微一笑,张悬图书馆内,出现了一本书籍。
  
      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内容,每一个棋路位置,都注明了缺陷之类。
  
      “第一路第一子位置,缺陷:……第二路,第二子位置,缺陷:……”
  
      棋盘上每一个位置的缺陷,有的多有的少,只有一处,没显示内容。
  
      “果然可以……”
  
      眼睛一亮,张悬嘴角扬起。
  
      知道规则后,将这些知识,和眼前的棋盘融合,果然找出了棋路中的缺陷,只要按照其中完美的位置来下,肯定会出现不错的结果。
  
      “这步……很平稳!”
  
      见他出手,张甲和齐灵儿同时看过来,对望一眼,各自松了口气。
  
      知道对方刚明白规则,对于获胜已经没什么奢望了,只希望,不要输的太丢人。
  
      尽管双方都只落了一个子,但全是正规的落子规矩,有棋谱可寻,没出现外行胡下的窘迫局面。
  
      呼呼呼!
  
      前些步,才开始布局,不需要太多思考,经验就能弥补,三须道人下的飞快,张悬紧跟在后面,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对方下的越快,他也越快。
  
      不到五分钟,棋盘上就已经各自下了三十多步。
  
      “这……”
  
      看清上面的局面,张甲和齐灵儿有些发懵。
  
      虽然张悬下的,看起来很简单,没有太多经验和方法,却每一步都像计算好了一般,中规中矩,将对方的棋子,牢牢封锁在内,想要挣脱,都很难。
  
      “怎么会没有破绽?”
  
      众人奇怪,三缕道人则满是不敢相信。
  
      下的步数不多,但却是他下棋以来,最憋屈的一次。
  
      对方每一步都像是计算好了一样,将他的所有意图彻底剿灭,如果把他比喻成一个带兵的将领,己方行军布局,被对方看穿了一样,无论怎么走,都提前被堵截,被追赶,被包围……不给半点机会!
  
      头上汗水直冒。
  
      连续换了八种厉害的下棋方法,十二套棋谱,正常情况下,会让对手迷乱,找不清目的和方向……但这边刚下完,对方同样没有思考,马上就将棋子落下。
  
      刚开始觉不到他这步棋的用处,三步之后,察觉了奥妙,宛如一根鱼刺插在喉咙,想吐也吐不出来,憋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不可能……”
  
      手指轻颤。
  
      他对自己的棋术,有极大的自信,夜辉城没有敌手,即便皇城能够胜过的,也屈指可数!
  
      那些能叫出姓名的棋术大师,即便能够获胜,也最少在百步过后,眼前这位,才下了三十来步,就将自己逼成这样,一筹莫展,简直匪夷所思,不敢想象。
  
      最关键的是,对方像是没有丝毫漏洞一般,下的每一步,都将自己的后路彻底封死,根本不给任何机会。
  
      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又下了几步。
  
      对方依旧没有思考,随手而下。
  
      三须道人下棋的速度越来越慢。
  
      “这里不行……那里也不行……”
  
      手中拿着棋子,不知该放在哪里,已经有些举棋不定了。
  
      “少爷的棋术……”
  
      张甲此时也看出不对劲了,再次看向一侧的齐灵儿,眼睛瞪圆。
  
      还以为少爷刚学了规则,肯定棋术不高明,亲眼看到才知道,这个想法是多么幼稚。
  
      每一步,都像是计算了不知多少遍一般,没有丝毫破绽和漏洞,眼前这位老者的棋术尽管很高明,依旧没有一点办法,步步受窘。
  
      “真是刚学会的?”
  
      齐灵儿也秀目不停眨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张甲是个神兽,对棋术就算有些了解,也不可能懂得太多,她可是从大家族走出来的子弟,虽没专门研究过棋术,却知道的不少。
  
      三须道人的棋术,即便在齐家,也算得上巅峰存在,可面对眼前这位,一步都没占便宜不说,还被压着打……
  
      好像一位封号神王对战下品神灵,后者没有丝毫还手能力……
  
      这还怎么打?
  
      不是自己刚教的规则吗?
  
      第一次下,就这么厉害?
  
      这边的震惊还没结束,那边的三须道人手中的棋子再也没放下来,随手扔下,一脸苦笑:“我输了……”
  
      不认输不行,对方将他所有前进的道路全乎封死了,又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破绽,继续下去,只等于自取其辱。
  
      “承让了!其实我也刚学会,很多规矩都没搞懂。”
  
      张悬抱拳。
  
      其实到现在,他都没看懂,到底怎么下的,只是按照图书馆内完美的步骤,一步步将棋子放下来。
  
      然后……对方就认输了!
  
      想想都觉得不好意思。
  
      “承让?没搞懂……”三须道人还以为他谦虚,脸蛋一红:“小兄弟这样说,真是折煞我了。其实下到第十步,我就知道自己要输了,后面的不过垂死挣扎而已!输得这么惨……承让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你这种棋术,都说规则没搞懂,我又算什么?”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