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1608章 媚音入月

第1608章 媚音入月 (第1/2页)


夏倾月的话语让众人怔住,本已认命的水千珩猛的抬头:“不……不行!此事是我一人之意,和其他任何人都毫无关系。”
  
  “水千珩,你何必自欺欺人。”夏倾月寒声道:“身为琉光界王,若非你最宠爱的小女儿,你真的会冒着祸及整个琉光界的危险,将魔人云澈暗藏整整十二个时辰吗?”
  
  “我不信,宙天神帝也不会信,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
  
  的确,任谁都想得到,身为琉光界王,能让水千珩不顾整个琉光界安危的,也唯有水媚音。
  
  “不,”水千珩猛的摇头,方才面对死亡都坦然无惧的他,此刻却满脸惶恐:“月神帝,你方才说过只处置我一人,绝不会祸及他人,身为至高无上的神帝,怎可出尔反尔。”
  
  “本王只说过不会杀他人,但从未说过不会追究他人,”她看了水媚音一眼:“水千珩,你心里应该很清楚,若非她拥有世间唯一的无垢神魂,是我东神域独一无二的瑰宝,本王要处置的第一个人,可就不是你水千珩了!”
  
  “但涉及魔人云澈,若要本王就此放过她,也绝无可能。”夏倾月目光微转:“宙天神帝,你意如何?”
  
  宙天神帝没有去碰触夏倾月的目光,但足以清楚知晓其意……夏倾月已是在水千珩一事上让步,由处死变为废去神主之力,他宙天若是再强行保下水媚音,那不仅会触怒月神帝,怕是这件事传开后,天下人都会异目视之。
  
  “宙天神帝,”依旧被紫阙神剑贯穿的躯体在竭力的向前,水千珩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更丝毫不顾伤势,他看着宙天神帝,几乎哀求的道:“小女媚音纵然有错,也只是少不更事。一切……一切的决定权都在罪人千珩身上,千珩愿以死赎罪,求宙天神帝救救小女,求……求月神帝高抬贵手,千珩纵死,依旧感激您的宽恕大恩。”
  
  坦然承认,坦然面对死亡,尽显一个上位界王的风范。但关系到女儿,身为父亲的他,却变得那般的慌乱无助……和卑微。
  
  以月神帝的绝情,尤其是她对云澈的决绝,他无法想象水媚音落在她手上会遭遇怎样的对待……他不敢去想。
  
  夏倾月丝毫不为所动,冷冷道:“本王既答应宙天神帝不杀你,那就一定不会杀你。否则,本王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的卑劣之徒。”
  
  宙天神帝:“……”
  
  “你现在就算想死,本王都不会允许。当年,你窝藏云澈的时候,就该想到今日的代价!”
  
  “月神帝,”宙天神帝忽然开口,缓缓道:“处置水千珩劳你动手,处置水媚音,便由老朽来如何?既是禁足,那么月神帝和我宙天神界,应该并无差别吧。”
  
  水千珩目光中的灰暗一下子少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数分璀璨的希望。
  
  宙天神帝极为喜爱水媚音,这基本是东神域尽知的事。早在玄神大会前,宙天神帝便不惜亲身前往琉光界想要收水媚音为亲传弟子……还是关门弟子,但被水千珩拒绝了。
  
  若是禁于宙天神界,即使真的千年不可离开半步,以宙天神界的公义和宙天神帝对她的喜爱,她至少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看来,宙天神帝终究还是仁慈为怀,即使对曾经藏匿魔人云澈罪人,依旧会心怀不忍。”夏倾月道。
  
  “他们所为,终究只是性情所致,而非为了助魔为虐。”宙天神帝道:“否则,老朽也不会如此‘仁慈’。这一点,想来月神帝也定然知晓。”
  
  “这倒的确。”夏倾月道:“否则,本王又岂会退半步。但错就是错,若无代价,对那些因他们之错而承受后果的人何其不公!”
  
  “唉,”宙天神帝长叹一声,道:“多言无意。便将水媚音禁于我宙天神界如何?月神帝放心,千年之内,老朽绝不会允许她离开宙天半步,会让她每日思错,千年之后,亦会责她以己之力偿赎己过。”
  
  宙天神帝知道,自己这番话很有可能被拒绝,他当年急欲收水媚音为弟子的事可谓天下皆知。但,夏倾月在短暂思虑后,却是缓缓点头,说出着让他大为意外的话:“宙天神帝如此坚持,那本王……就给水媚音一个选择的机会。”
  
  选择?
  
  “水媚音,”夏倾月身影缓缓转过,面向一直沉默的女孩:“藏匿魔人云澈,虽是你父亲所为,但你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在王界禁足千年,已是本王所能想到的最仁慈的处置,何况,这还能换来你父亲的性命。”
  
  “你没有拒绝的资格,但现在,本王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夏倾月美眸收凝,声音放缓:“月神界、宙天神界,你自己的选吧!”
  
  “当然,你想去梵帝神界的话,也无不可。”
  
  似乎,在夏倾月看来,由东神域哪个王界施以制裁都并无不同……至于星神界,则已被无形踢出王界行列。
  
  这番话一出,所有人都深深松了一口气。水千珩、水映月都看向了水媚音,目光颤动,但都没有说话……因为,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选择。
  
  空间短暂的安静下来,水媚音和夏倾月的眸光碰触在了一起,。她们的眼眸之中,都只有对方的眼睛……同样的深邃无尽,只是一个如虽然昏暗,却点缀着无数璀璨星辰的夜空,一个明明幽紫如梦,却是再无其他明光的紫色深渊。
  
  水媚音唇瓣轻动,发出迷梦般的声音:“我跟你去……月神界。”
  
  水媚音的回答让三人同时愣住,水千珩失声道:“媚音!你……你在犯什么傻!去宙天……那里才是更适合你的地方!”
  
  宙天神帝更是不解……谁在护她,谁在竭力的保全琉光界,她真的看不清楚吗?
  
  水媚音转眸,轻然一笑,道:“月神帝说的没错,无论是出于什么理由,对于东神域而言,我们做了很大的错事。既然错了,就该赎罪,既是赎罪……如果选择去宙天神界,那么,父亲……还有琉光界,今后都会承受无数的非议,因为今日的事传开后,所有人的都明白宙天爷爷是在保护我。”
  
  “没关系,完全没关系。”水千珩急声道:“你的安危,比这一切都要重要的多!”
  
  水媚音摇头,向夏倾月道:“月神帝,我跟你你回月神界。也请把你遵守诺言,放过我父王。”
  
  “本王又岂会出尔反尔。”夏倾月声音落下,贯穿水千珩的紫色剑罡忽然暴涨,一抹紫芒从水千珩的胸前爆开,直摧玄脉。
  
  “父亲!”
  
  水千珩一声重吟,他没有抗拒和抵御,他知道那样做只会引来更加严重的后果,任由那股可怕的力量直涌玄脉,将他凌傲众生的力量无情的摧灭、再摧灭……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