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1500章 萧家寿宴

第1500章 萧家寿宴 (第1/2页)


    苍风国,流云城,萧门。
    今日的流云城一如平日,平静安宁中透着几分热闹。
    流云城,这个苍风国最小的城,如今,却成为了天玄大陆最为特殊的地方,玄道之中,早已无人不知这是云真人的成长之地。
    但,流云城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显眼的变化,依然如以往那般偏僻平静。每天,都会有大量天玄大陆,甚至幻妖界的玄者来亲身目睹、朝拜这云真人的生身之地,但都是远远而观,绝不敢对这个安静的小城有半点的叨扰和亵渎。
    而流云城的人,因层面所限,他们极少有人真正理解“云真人”三个字在当世是何等概念。
    而更少有人知,今日的萧门,正聚集着天玄大陆,乃至整个星球最顶尖的人物。
    “祝太爷爷富康永安,寿比南山……请太爷爷喝茶。”
    萧烈堂中正坐,膝前,萧永安端正的跪在那里,向他认真的敬茶。
    “好,好孩子。”萧烈笑呵呵的接过,一饮而尽,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
    曾经,年仅五十多岁,且有灵玄境修为的他早早的显出苍老之态,后因云澈死讯更是几乎一夜白发,如今,七十寿辰的他却是黑发黑须,面色红润,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比之当年何止判若两人。
    这里是萧门,是萧烈最为眷恋,哪怕被伤害辜负也从不愿久离的地方。云澈带着女儿和众女,萧云带着妻子和儿子,都是早早的到来,为他贺寿敬茶。
    “……无心敬太爷爷喝茶。”
    萧永安之后,云无心跪拜膝下,恭敬敬茶。
    萧烈接过茶盏,微笑着感叹道:“不知不觉,澈儿的女儿都这么大了。时间真是不待人啊。”
    "但太爷爷却越来越年轻了啊,"云无心扑闪着眼睫,笑吟吟的道:“所以,时间根本追不上太爷爷,太爷爷将来,还有好多好多个七十岁。”
    “哈哈哈哈。”萧烈开怀大笑:“有心儿这么乖的太孙女,太爷爷可不舍得老得太快。”
    大笑声中,手中之茶一饮而尽,茶中暖意却未停肺腑,而是蔓延全身。
    两个小小辈敬完茶,云澈看向萧云,萧云也看向了他,微笑道:“大哥先请。”
    云澈虽不姓萧,但在萧云眼中,云澈无疑和亲生兄弟毫无异处。
    “好!”
    云澈也不推辞,大步向前,斟茶抬盏,跪于萧烈身前:“孙儿云澈,请爷爷喝茶,望爷爷福幸齐天,万寿无疆。”
    简单朴实的祝寿言语,字字铿锵。这个世上,有几人能让他这般心甘情愿、规规矩矩的屈膝?
    除了父母,便唯有萧烈。
    萧烈接过茶盏,却没有饮下,而是看着云澈,忽然叹道:“澈儿……当年,鹰儿过世后,我其实曾对你有过怨,甚至曾有过恨。而今……得来的却是万倍的回报与福泽。能有你这样一个孙儿,是我一生之幸。”
    云澈却是摇头,轻语道:“萧叔叔、萧婶婶、还有奶奶都是因我而过世,爷爷当该怨我、恨我,却从未有一天、一刻将我遗弃和轻视,而是抚养我平安长大,待我更胜泠汐,纵是做了错事,也不舍得重言责罚,为我受尽冷眼,为我忍气吞声,更为了我的玄脉……曾以‘烈’而声名在外的爷爷不知向多少人俯首乞求。”
    “如今一切,非是回报福泽,而只是身为已长大的后辈,对爷爷天经地义的尽孝……尚远不及爷爷抚育天恩之万一。”
    “此生能遇爷爷,是我云澈的一生之幸。”
    萧烈微笑……当年,那个柔柔弱弱,总要被他护在羽翼下的身影依旧近在眼前,恍如昨日,而如今,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他却已站在了一个神话般的高度,俯视大陆万灵。
    但他又从来没有变过,跪在膝前,一如少年时。
    云澈的身边,苍月款款而拜:“孙媳苍月,请爷爷喝茶。”
    云澈与夏倾月最先完婚,苍月居后,但,在任何人眼中,苍月才是云澈的正妻。连小妖后都要对她以“姐姐”相称。
    在位多年,苍月早已非当年稚嫩之时,举手投足,尽是帝王之仪。而“云澈正妻”之名,更是让她绝非“苍风女帝”那般简单,地位之崇高,绝非天玄大陆任何帝皇可比。
    “月儿,”萧烈看着苍月,笑呵呵的道:“虽然国事为重,但你与澈儿毕竟也已成婚十几年,是该要个孩子了,这也是延续苍风皇室的血脉啊。”
    “……是,月儿记下了。”苍月螓首轻垂,美目悄然侧了云澈一眼。
    “呃……我和月儿一定努力,努力。”云澈连忙道,心中却颇有些愁苦。
    在得到了龙神血脉,尤其是龙神之髓后,他的本质虽然是人类,但躯体却也一直在越来越趋向于龙……更确切的说,是龙神,在上古时代都是龙族中的至高存在。
    龙性本淫,因而云澈绝对是个勤奋的男人。但同时,龙族极难有后……越是高等的龙族,越是如此。
    从很多年前开始,云澈就隐隐发觉了这一点。
    苍月为苍风之帝,小妖后为幻妖主宰,她们其实都很想和云澈有一个子嗣,但多年却始终未能如愿。
    云澈甚至悄悄用过可以让女子百分百受孕的灵药……然而,在萧云和天下第七身上一用即灵,在他身上却完全无效!
    这着实让他无法不为之郁闷不已。
    看来,唯有的办法,就是要比以前更加勤奋才行……云澈暗下决心:不知道自己的第二个孩子会是和谁所生,会不会和无心一样可爱呢?
    嚓……
    意念闪过,他的身体忽然猛的一颤……心脏如被染毒的钢针猛穿而过,痛彻心扉。
    怎……怎么回事……
    云澈是面向萧烈,所以他的刹那异样并没有被人注意到。
    苍月之后,是小妖后敬茶。她是在场除苍月外,唯一与云澈成婚的女子,只是状况上有所不同……毕竟,他们的后人,是要以“幻”为姓,是未来的幻妖之主。
    “彩衣啊,”萧烈笑呵呵的叮嘱道:“如今幻妖界一片生平,再无需担忧祸乱,你辛苦了百年,也该好好休息下了。早日与澈儿生下子嗣,也好早日培养下一代妖皇。”
    “是。”小妖后很恭敬的答应。
    小妖后之后,是楚月婵。她虽未与云澈成婚,但却是唯一与云澈有后的女子,在云家、萧家的地位自然非同寻常。面对楚月婵,萧烈的神色也为之动容,道:“月婵,澈儿他愧你良多,我云家、萧家更是欠你无数,澈儿这一生能得你为伴,何其之幸。”
    “澈儿,虽然,我深知你们早已不拘于世俗之礼,但,我们云家和萧家,终究是世俗之地,爷爷还是希望看到你能将月婵风风光光的娶进门,给她名分。”
    “哈哈哈哈,父亲所言不错。”
    云澈刚要回应,一声大笑传来,云轻鸿和慕雨柔并肩而入,跪拜贺寿之后,接言道:“澈儿,你爷爷的话,便是为父的话。不仅是月婵,雪児与你早有婚约,却已拖了数年,还有苓儿,她从沧云大陆跟来伴你这么多年,你是准备拖到什么时候。”
    慕雨柔笑着道:“还有泠汐和仙儿。泠汐自不多说,仙儿可是人人仰羡的凤凰之女,现在全大陆都知道她是你的随身是女,将来想嫁人都难了,你总不能一辈子都让她是侍女吧。”
    这话先把凤仙儿吓了一大跳,慌声道:“仙儿何德何能……仙儿能在少爷身边为婢,已是一生之幸,怎能……怎能……”
    她深低螓首,不敢碰触任何人的目光。
    “仙儿,”慕雨柔微笑道:“澈儿最失落的时候,是你寸步不离的陪在他身边,你心灵善良纯净,对澈儿的好我们所有人都看在眼中,你若能入我们云家,常伴澈儿之侧,我们做父母的高兴都来不及。”
    “澈儿,你若是烦于俗礼,那只需点个头,剩下的我们来操办就好。”慕雨柔继续道:“你终究不是女子,名分这个东西,对女子而言,可要比你认为的重要的多。”
    云澈目光看向楚月婵、凤雪児、苏苓儿、萧泠汐、凤仙儿……他看到了她们神色的变化,哪怕是性子最淡的楚月婵,从她的眼眸中,他都看到了那抹悄然隐下的绮丽光华。
    他轻轻点头,微笑道:“好,一切皆听从爷爷和爹娘做主。”
    云轻鸿微笑,慕雨柔更是笑颜如花:“这才乖嘛。澈儿和雪児最早定下婚约,而下下个月末便是暖秋,是个再好不过的日子,筹备时间上也足够,我们云家,便把雪児风风光光的娶进门。”
    “娘……”凤雪児唇瓣轻抿,即使她早已是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凤凰神女,此境之下依旧心漾羞赧。
    “还有仙儿,”慕雨柔继续道:“你和雪児同出一脉,便做雪児的陪嫁如何?”
    慕雨柔心中显然早有计较,凤仙儿年龄最小,对于云澈有着深入骨髓,超出一切的崇拜与仰慕,在云澈,乃至众女面前都是以侍女自居。若让她直接嫁入云家,她反而会无所适从。
    “啊……”凤仙儿一声轻吟,双手很是紧张的捏着裙角,一张脸儿娇红一片:“我……我……”
    “仙儿,你自己愿意一辈子在澈儿身边为侍,你爹娘呢?”慕雨柔笑着道:“就算是为了给你爹娘一个交代也好。只是……有些委屈了你。”
    “不,不委屈……”凤仙儿很用力的摇头,那种比梦境还要不真实的虚幻感让她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终于,她螓首深深的垂下,声若蚊鸣:“一切,听……夫人做主。”
    “哈哈,现在还叫‘夫人’也就罢了,两个月,可要随着雪児一起改口了。”云轻鸿大笑道,短短一句话,让凤仙儿脸上的红霞直蔓脖颈,心脏更是几乎要跳出来。
    “至于具体婚期,明日,我便去和凤老兄商议。”
    云轻鸿话音刚落,一个饱含威严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哈,不用明日,今日便可定下。”
    “父王!”凤雪児风眸转过,浅笑出声。
    凤横空大步跨进,向萧烈深深一拜:“萧老爷子,神凰凤横空特来拜寿!”
    论年龄,他比萧烈大上数百岁,但因女儿跟了云澈的关系,他辈分直接低了一层。
    尤其……七十岁,别说神界,在天玄大陆的高等层面,都根本算不上“寿”,对凤横空这等人物而言,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拜五百岁之下的寿。
    但……萧烈再平凡,他可是云澈的爷爷!
    “父王,你怎么来了?”凤雪児道。
    “不止是我,”凤横空道:“这四面八方,可是有无数的人正飞奔而至,而且敢来的,无一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云澈手抚额头,无奈的哼道:“这帮家伙……”
    “呵呵,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云轻鸿微笑道:“如今无论天玄大陆还是幻妖界,只要是关乎你的事,谁敢不重视。今日父亲七十寿辰,虽未有半点公开,但他们又岂会不知和不顾。”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