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24章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第24章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第1/3页)


    第24章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为“梦幻0绝恋”的打赏加更22/110】

    原盟主话音落下,陈长生立刻就提出了异议:“西大陆可以联系,妖庭和大乾就不要了。”

    “同意,参与的人过多,容易走漏消息。”

    “我们没打算与太多人分享研究的成果,所以也不可能邀请太多的人参与这场盛宴。”

    “问题是仅凭我们自己的话,能顺利的屠神吗?即便能,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我们要的是杀敌一千,自损一百。而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

    修真者联盟内部之间有了分歧。

    在屠神这件事情上,他们的想法是一致的。

    但是在屠神的方式上,他们各有各的想法。。

    原因也很简单:他们不缺冒险的胆量,但他们也不想冒无谓的风险。

    既然要做,就要成功。

    可屠神这种事情,注定会是一次惊天的豪赌。

    原盟主用右手中指敲了敲会议桌,示意大家安静。

    值得一提的是,原盟主姓原。

    叫他原盟主,只是字面意思。

    当然,他也的确是宋连城的前任,修真者联盟的原盟主。

    当所有人都静默后,原盟主缓缓开口:“大家不用担心,我们敢叫人参与,自然有保密的手段。不过既然要别人帮忙,就肯定要付相应的报酬。所以这件事情到底是我们自己做,还是向外求援,大家畅所欲言。”

    佛门的一位高僧缓缓开口:“其他人可以不参与,剑阁的古月必须要加入,我们需要从他那里获得屠神的经验。”

    “不错,古月必须要参与,只有他知道屠神需要的力量。而且古月本身也是一个强援,有他加入,成功的把握更大。”

    “古月和大乾走的太近了,让古月加入,消息很有可能会走漏,从而让刀神警觉,盟主可有把握让古月不把消息外泄给修真者联盟?”

    原盟主点了点头,道:“大家尽可放心,这个交给我。古月不难说服,而且本座有让他守诺的把握。”

    “好,那就让古月加入。我们这些年为屠神也做了不少的准备,先评估一下我们自己的实力,再想要不要请外援。”

    神刀门门主道:“老祖宗的实力,应该不会超过我们的预期,尤其是现在老祖宗还身受重伤。妖皇天克老祖宗,所以老祖宗的伤势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好利索。不过老祖宗敢下界来追杀魔君,身上必然有杀手锏。我们不能确定这个杀手锏是专门针对魔君,还是对我们都有用。如果对我们也有用的话,那就需要慎之又慎了。”

    “还有,我们如果真的屠神成功,会不会招来上界的报复?”

    “这方面无需担心,我们佛门有记载,从天下飞升到天上,需要绝强的实力。而从天上下凡来到天下,则需要巨大的牺牲。而且天人相隔,天上只能知道一个大概,不可能知道下界发生的所有事情。”

    修真者联盟的宗门都是大有来历的宗门,传承成千上万年的宗门有的是。

    他们不缺老古董,所以知道的信息比普通人多很多。

    在场的又是大修行者,各方信息汇总之下,即便他们不知道天帝的存在,但是对于天帝规则的存在也隐隐揣摩了出来,而且还能加以利用。

    这方面乾帝就比不了。

    皇族的实力不差,要是放在修真者联盟,单单皇族本身的底蕴就能够媲美修真者联盟的一品宗门。

    但乾帝对于信息的判断显然就没有这些修行者精准。

    继佛门的高僧开口后,又有天音宗的宗主附和道:“天上的那群神仙要是能随意的下来,那早就下来了。音神尚且需要转世,通过我和音神的接触,我基本能够确定,天上的神仙想要下凡,远比我们飞升上界还要更加困难。”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必再犹豫,立刻联系古月。”

    “可惜,上官婉儿还太年轻,也没有恢复真神的实力。否则朝上官婉儿下手,风险比对刀神下手小多了。”

    “转世的神仙没有什么大用,如果要是有用的话,本座早就把贾瑛抓起来仔细研究了。”陈长生淡淡道。

    “陈兄话说的太绝对了,贾瑛是神瑛侍者转世,不是我等的追求。但上官婉儿是音神转世,还是不一样的。”

    “也有道理,琴宗主,你在上官婉儿那儿可有什么发现?”

    琴宗主——琴心,修行界最顶尖的大修行者之一,一代人的女神,天音宗现任宗主,音神的徒子徒孙。

    不过琴心的话中,对于上官婉儿并没有对老祖宗应有的恭敬。

    琴心淡淡道:“她对我防备很深,而且成长的速度适中没有超出预期,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看来还是要从刀神入手。”

    “古月来了,肃静。”

    古月现在是剑阁的阁主。

    以古月的身份,其实应该列席之前修真者联盟的核心会议。

    不过古月毕竟是“叛将”,之前背叛过修真者联盟,和大乾穿一条裤子。虽然现在号称已经“改邪归正”,但是修真者联盟也没有蠢到现在就把古月和剑阁当成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该有的防范和警惕自然还是有的。

    所以一些核心的会议,并没有让古月参与。

    这次被叫来,古月本来还有些奇怪。

    他和这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

    听到原盟主的问话后,古月就更奇怪了。

    “古月,你可还认同自己是一个修行者的身份?”

    古月感觉莫名其妙:“当然认同,剑修本来就是修行者的一大分支,盟主想说什么?”

    “修行者的追求你可还记得?”

    古月皱眉道:“修行者,自然要逆天而行,与天争命。原盟主,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想屠神,古道友可愿共襄盛举?”

    古月一怔。

    片刻后,他才反应了过来:“刀神?”

    “对。”

    “为什么?”

    “原因有很多,我们都想要更进一步,我们都想探究成神的奥秘,我们想知道真神的躯体和我们相比到底有何异同,我们想知道我们应该在什么地方做出加强。

    “最重要的是——修真者联盟是我们修行者的联盟,我等生来自由身,绝不愿卑躬屈膝,甘居人下。

    “天上诸神,视我等修行者为奴仆,颐指气使。可他们也不过是先行者罢了,我们一路修行至如今,不是为了跪在神祇的脚下,而是要取而代之。

    “道友,你意如何?”

    看着这群曾经和他并肩求道的大修行者,古月沉默良久,忽然朗声大笑:“好,很好。这才是我熟悉的道友,这才是当年与我争锋的对手。卫国战争一战,我本以为你们已经失去了胆气。现在看来,倒是我孟浪了。”

    原盟主微微颔首,向古月致意:“古兄的剑道宁折不弯,所以勇往直前。我等不修剑道,无需如此刚烈。但能修行至此,渡劫无数,都有一颗桀骜不驯的求道之心。三千大道,殊途同归。我等与古兄求道的方法不同,不过也未必不能殊途同归,便如现在。古兄,我带你去见一个熟人。”

    原盟主带着古月,再次转换空间,带着古月去了他们的私密实验室。

    当古月看到那具熟悉的尸体后,以他的一颗剑心,也有片刻的失神。

    甚至不能置信。

    “这不可能,我当年亲眼看到祂在我面前灰飞烟灭。”古月道。

    这个神是他亲手屠杀的,印象深刻。

    他那一招献祭之剑,一剑祭出,诛神灭仙。

    这个让大乾几乎所有人都奈何不得的真神,就此灰飞烟灭。

    成就了古月的传奇。

    也成为了古月心中永远的伤疤。

    因为那一剑的代价,是玉门关前再也回不来的前太子,是另外十七位风华正茂的铁血救国会成员,是玉门关上下三千七百二十一位老兵的性命。

    正因为如此,古月的记忆深刻。

    他不明白,为什么早该灰飞烟灭的存在,会出现在这间实验室里。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