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十三至十六章 入封魔阁,镇守使的壮烈(四合一,求月票)

第十三至十六章 入封魔阁,镇守使的壮烈(四合一,求月票) (第1/3页)


    血染朝堂。

    三个蛮族,直接被沈长青徒手捏死两个,剩下一个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便是落荒而逃。

    文武百官见此,看向对方的眼神,再次多了几分敬畏。

    有胆子在朝堂上杀人的,历来都是不多。

    而且。

    对方杀得也的确是让人解气。

    特别是清楚大荒府损失的官员,在看到沈长青捏死库尔赞以及另外一个蛮族的时候,便是感觉到大快人心。

    “库尔赞乃是原先攻打大荒府的主将之一,在蛮族当中名望不小,如今被沈大人斩杀于此,也算是为大荒府死去的人族报仇了。”

    卫高躬身作揖。

    他是替大荒府的人,感谢对方。

    如果不是沈长青出手的话,那么库尔赞未必会这么快殒命。

    毕竟自己的身份。

    在朝堂上面,也不合适动手。

    只有这位大秦镇守使,方有在朝堂杀人的资格。

    帝位上面。

    古兴倒是没有过于在意。

    本身他就有些拿捏不定主意,沈长青直接把人杀掉,那就不用纠结那么多了。

    现在。

    这位新任秦皇已经是看清楚局势了。

    自己只要安安心心守成就行,至于别的东西,就交给其他人来处理吧。

    而且他也看得出来。

    沈长青对于皇位,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既然如此。

    古兴也乐得有人顶在前面。

    很快。

    朝会便是散去。

    在沈长青准备留下的时候,古兴却是叫住了对方。

    ——

    书房里面。

    两人坐在那里,太监奉上灵茶,就是悄然的退了出去。

    “沈镇守,今日你杀了蛮族的人,消息流传到蛮族那一边的话,他们会不会破罐破摔,从而威胁到大荒府?”

    说话间,古兴把手中茶杯放下,面色认真。

    “而且朕以为,库尔赞所说的话,其实也有几分道理,妖邪一族突然间攻打蛮族,若是蛮族覆灭,说不定真有威胁到我大秦的可能。”

    虽然说有高个的顶在前面,但一些事情,还是要亲自过问的。

    闻言。

    沈长青淡淡一笑:“陛下其实不用担心太多,如今陨圣关跑掉的那几头妖邪,如今并没有什么胆子进犯大荒府。

    再说了,若是真敢进犯大荒府的话,臣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再说了。”

    “蛮族存在多年,并不是没有任何底蕴的,如今虽有大妖进犯,但他们也不可能一点抵挡能力都没有,否则昔日妖邪一族就不会选择跟蛮族合作了。”

    合作。

    那是处于一个平等,或者差不多平等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的事情。

    如果不是处于平等的话,只能是一方臣服于另外一方。

    或者干脆果决一点。

    就是一方灭掉另外一方了。

    蛮族能跟妖邪一族合作,没有一定的实力,那是不可能的。

    以沈长青的猜测。

    蛮族派人过来讲和求援,不是对方最终的计策,要是大秦拒绝了,他们肯定还有下一步的打算。

    但具体如何,他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不管怎样。

    大秦都不可能去支援蛮族。

    否则。

    就真的很难给大荒府百姓一个交代了。

    古兴点了点头:“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而且有沈镇守你在,料想蛮族也不敢轻易进犯。”

    他心神突然间变得轻松起来。

    一种感慨。

    自其内心莫名升起。

    有高个顶着,真好!

    ——

    自皇宫离去,沈长青回到了镇魔司里面。

    至今为止。

    他脑海中都是在思量一个问题。

    那就是。

    妖邪一族跟蛮族翻脸,究竟是有什么样的目的。

    “这个世界的通讯能力,还是落后太多了,消息传达的不及时,要能像前世那样,很多问题都能避免的了。”

    沈长青想到了一些事情,不禁暗暗摇头。

    很多时候。

    不是大秦得不到消息。

    而是得到消息以后,来回的一个传递消耗上,使得时间延滞了许多。

    因此,才会使得某一个局势出现失控。

    如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大秦对于疆域的把控,就能加强许多了。

    念头到这。

    沈长青没有去见其他人,而是直接来到了潜心阁中。

    准确来说,乃是来到了封魔阁所在。

    封魔阁。

    跟武阁有一定的距离,而且守卫比其他的分阁要严峻许多。

    起码沈长青在进入封魔阁范围的时候,便是碰到了不少实力不错的高手。

    不过。

    所谓的不错,也是相对来说。

    如果以他的实力来计算的话,封魔阁安排的高手,就远远不够看了。

    大门前。

    一个人事先得到了消息,已经是等候在了那里。

    “封魔阁长老鲁源,见过镇守大人!”

    说话的乃是一个头发半白,身穿白色长袍,仿佛是老学究一样打扮的人,神态尊敬的躬身作揖。

    虽说潜心阁的长老,不管是哪一个分阁,都是拥有超然的地位。

    可那个超然。

    同样是相对而言的。

    以沈长青如今的身份,镇魔司中,除了东方诏能不用见面行礼以外,其余人,不论是潜心阁亦或是其他镇守使,都得给到足够的面子。

    “鲁长老客气了。”

    视线落在面前的老者身上,沈长青一眼就把对方看了个通透。

    宗师巅峰。

    气血充盈澎湃。

    看似年纪不小,实则生命活力很强,少说也还有几十年的活头。

    对于封魔阁的人,他其实没有什么熟悉。

    在注意到沈长青目光的时候,鲁源身体不禁一抖,好像自己的秘密,都被看完全了一样。

    心中暗自震惊的时候,面色却保持镇静。

    “沈镇守今日来我封魔阁,不知是有什么事情?”

    “我虽入镇魔司有一段时间,却从未来过封魔阁,所以特意来此看看,另外便是有些事情,想要跟封魔阁的人商量一二。”

    沈长青微微摇头,然后看向鲁源。

    “眼下封魔阁主事的人,是哪一位?”

    “自然是阁主了。”

    “那么封魔阁阁主何在?”

    “阁主外出多年未归,如今也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此事暂时给不了镇守大人答复。”

    两人一问一答,鲁源也没有什么避讳。

    这些事不是什么秘密,说了也就说了。

    闻言。

    沈长青内心有点无语。

    他发现潜心阁的人,都是喜欢到处乱跑,而且是经常找不到人那种。

    易宁是这样。

    封魔阁的阁主也是这样。

    上一任武阁阁主更加离谱,直接就投靠了妖邪,还当了永生盟盟主。

    “如果封魔阁阁主一直不归,那么封魔阁岂非是群龙无首?”

    沈长青眉头微蹙。

    鲁源笑道:“镇守大人有所不知,封魔阁历来是有个规矩的,若是当代阁主外出二十年不归,便算是陨落在了外面,届时会自动开除出封魔阁,然后再行挑选新的阁主。

    历来也有一些阁主外出,至今没有回归,却也不影响封魔阁运转。”

    “原来如此。”

    沈长青恍然。

    这么说的话,的确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而且。

    从目前封魔阁的状态来看,阁主一职,只是一个权力的象征而已,真正核心的乃是封魔阁的其他研究人员。

    此刻,鲁源话锋一转。

    “镇守大人既然来了,不如跟随老夫进去,正好也能让镇守大人,真正的认识一下我封魔阁。”

    “也好。”

    沈长青颔首。

    他本来便准备进去看看,对方率先开口,那就刚刚好了。

    “镇守大人,请!”

    鲁源在前头引路,沈长青跟在身后走了进去。

    从封魔阁的占地来看,就能看出里面一点都不小。

    进入里面。

    视野开阔许多。

    一个个身穿白衣的人,正在那里来回穿梭,有的人围在一起,正在对着一块跳动的血肉指指点点,口中议论不断。

    有的人则是切下不知名的东西,好像是在研究什么。

    偌大的封魔阁,明明说话的人不少,却给人一种不那么嘈杂的感觉。

    对于沈长青的到来,没有引起什么动静。

    有的人抬头看了两眼,便是重新低下头去。

    “镇守大人不要见怪,封魔阁的人大多都是如此,并非是对镇守大人不敬。”

    鲁源适时解释了一句。

    闻言。

    沈长青摇头失笑:“鲁长老多虑了,他们这才是有研究人员的样子。”

    “镇守大人见过类似于封魔阁这样的地方?”

    鲁源面色有几分好奇。

    沈长青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不由摇头否认。

    “见倒没有见过,只是曾经对于封魔阁有过几分想象,跟我预想中的,没有什么大的出入。”

    “原来是这样。”

    鲁源了然,紧接着又是开口。

    “这里只是封魔阁的一部分而已,实则下面才是封魔阁真正的重地。”

    “下面?”

    “镇守大人请跟老夫来。”

    跟在鲁源的身后,沈长青向着一个隐秘的入口走去。

    那里有一个阶梯,是通往地下的。

    等来到下面的时候,就有一股浓郁的阴邪气息扑面而来。

    只见一座座好似牢房一样的建筑,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那些牢房里面。

    很多都是空置了,但却有几个地方,关押有一些活着的妖魔。

    每一头妖魔身上都是被封魔钉镇压,然后有研究人员正在用利器一点点的切割血肉,又是用一些奇怪的东西,提取那些妖魔身上的阴邪气息。

    没有惨叫。

    也没有怒骂。

    每头妖魔的嘴巴,都是被直接封死,根本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

    “封魔阁主要的目的,便是要研究出妖魔身上的特性,然后找寻出针对的方法,或者是借用那些特性,也提升人族自身的实力。

    如今的镇守使,就是我们封魔阁当初所研究出来的成果。”

    鲁源耐心讲解。

    说话时,他看了一眼沈长青,然后继续说道。

    “但是镇守使也有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寿元的问题,这些年,我等一直都在研究,如何才能使得镇守使的寿元恢复到正常人族的水准。

    甚至于,是能跟妖魔相媲美。

    到得如今,封魔阁已经是有一些收获了。

    可要真正做出验证的话,需要耗费的妖魔数量不少,就算是把封魔塔内的妖魔,全部都消耗殆尽,都不一定能完全解决。”

    闻言。

    沈长青轻笑:“鲁长老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咳咳,听闻东方镇守所说,如今封魔阁跟镇魔狱的妖邪,全部都是给予镇守大人了,不再为封魔阁以及镇邪阁供应。

    当然,镇邪阁这些年除了一个星盘,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切断供应也是正常。

    但是封魔阁却是不能离开妖魔的供给,否则多年的努力,那就完全浪费了。”

    鲁源搓了搓手,老脸上现出一抹笑容。

    “所以老夫想着,能不能跟镇守大人商量一下,继续给封魔阁供给妖魔。

    那样一来,老夫可以担保,封魔阁绝对能给出对镇魔司有利的成果。”

    听到这句话。

    沈长青不由一笑。

    原来是在这等着自己呢。

    他说鲁源自一开始就对自己那么热情,还主动带自己下来这里看看。

    封魔阁的人的性格,应该都是差不多的才是。

    就像前面进来封魔阁的时候,压根就没有一个人理会自己。

    事出反常必有妖。

    所以。

    沈长青在鲁源开口的时候,就隐约猜测对方是有一些诉求。

    现在开门见山,已是彻底明白了。

    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中,他摇了摇头。

    “不是我切断封魔阁的资源供给,而是我认为封魔阁已是没有研究妖魔的必要了。”

    “为何?”

    鲁源眉头紧蹙。

    封魔阁成立以来就是以研究妖魔为主。

    如果封魔阁没有研究妖魔必要,岂非就是说,封魔阁都没有存在必要。

    要不是说话的人,乃是沈长青的话。

    他现在。

    已经是出手撵人了。

    察觉到鲁源的不悦,沈长青神色不变。

    “历年来封魔阁研究妖魔,是因为人族弱于妖魔,所以想要从妖魔身上,找寻到增强实力的契机。

    但实际上,人族并不弱于妖魔,所以我以为封魔阁不用再以妖魔为先,大可研究一些别的东西,说不定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不弱于妖魔!

    研究别的东西!

    鲁源没有回话,只是站在那里陷入沉思。

    旋即。

    沈长青伸出手,原本正常肤色的手指,突然间变成了金色,然后向着前方划动了一下。

    撕拉——

    好像是有破布被撕裂了一样,只见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条黑色的丝线。

    下一瞬。

    黑色的丝线便是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

    鲁源呆愣在了原地。

    他知道,刚刚那黑色丝线,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眼前的空间被撕裂后产生的。

    徒手撕裂空间。

    换做大妖层面的妖魔,也能够做到。

    但——

    要想像沈长青这样,轻而易举的撕裂空间,而且没有半分气息泄露的话,可就不是大妖层面的妖魔能做到的了。

    能做到这一步的。

    唯有超越大妖层面才行。

    想到传闻。

    鲁源心中更是震惊。

    尽管他早就清楚,鬼圣是陨落在对方的手中,但说实话,没有真正见识过沈长青的手段,内心仍然是保留有几分怀疑。

    可是现在。

    内心的那一分怀疑,已是荡然无存。

    “鲁长老以为,此等力量相较于妖魔如何?”

    “不弱分毫!”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