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七百零五章 魔王之子

第七百零五章 魔王之子 (第1/3页)


    上次二夫人生产,王府也是早早地就做了准备;

    而这次大夫人生产,王府的准备其实更为充分。

    倒不是说王府在这件事上区别对待了,一个大家庭,阔绰成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动辄几万铁骑的出征后勤都能办得有条不紊,没理由在自家王妃分娩这种事情上去玩什么厚此薄彼。

    主要区别还是在于分娩者自己的心态和所需要的细节上。

    产房的布置,是四娘亲自设计吩咐下去操办的,精细到连喷洒什么味儿的香水都有要求。

    稳婆的衣着,婢女的装束,甚至是连里面挂的画卷,也都是按照四娘的心意来。

    熊丽箐生产时,四娘只是确保了其安全,其余方面她不是当事人,也就没怎么插手,毕竟,真不方便越俎代庖;

    而且,自己去布置的话,可能会让她更为紧张;

    但自己的这一遭,肯定得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与此同时在王府外,

    伴随着锦衣亲卫再度的归防,城外葫芦庙的一对师徒被接入了王府,种种有过一次的细节表明,又有一位王妃要生产了。

    头胎生了个大妞,

    王爷本人是乐得不可开交,化身女儿奴,每天都得抽出很长时间陪着闺女,真的是贴心小棉袄,对她爹也很给面子,每次抱着的时候无论多困,都会笑起来。

    但奉新城的军民们,对此可谓操碎了心!

    王爷怎能没有自己的嫡子?

    第一遭时,大家伙都没准备,第二遭时,风声却早早地传了出去。

    故而一时间,

    奉新城很多家户门口,都被摆上了供桌,大家伙开始为王府祈福,祈求王爷能得世子。

    大家伙没学过概率,

    但大概心里有个感觉,

    已经有一位“公主”殿下了,

    下一位大概就是世子殿下了吧?

    洗过澡的王爷打算进产房陪着,但在入口处却被月馨给拦住了,月馨歉然道;

    “王爷,大夫人说了,等孩子生下来后您再进来陪她,在这之前,您就不用进来了。”

    王爷眨了眨眼,

    他是想要陪着妻子生产的,就坐在妻子产床旁,握着妻子的手,赞美她安慰她鼓励着她,一起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但四娘显然没打算要他这般做。

    得,

    王爷转身,走到亭子里。

    亭子内,茶水点心早就预备下了。

    坐下去一闻,茶是大泽香舌,点心也是自己喜欢的那几样;

    显然,四娘早早地给自己这个当丈夫的安排好了雅座。

    薛三那边刚完成了自己手术工具的消毒,出来时,碰巧和瞎子撞到了,二人一起来到了亭子里坐下。

    第一次是隔壁剑圣媳妇儿生产,第二次是公主生产,这一次是四娘,三爷的剖腹产工具准备了一次又一次,但偏偏一次都没用得上,当然了,用不上最好。

    瞎子默默地给大家伙倒茶,然后慢慢地品茗,嘴角带着一缕意味深长同时又很欠揍的笑容。

    三爷这会儿很想给瞎子脸上招呼一拳,但看了看坐在旁边明显有些焦虑的主上,还是忍住了。

    不远处,

    空缘和尚和了凡和尚这对师徒已经盘膝而坐,一老一小俩和尚开始敲击着木鱼,木鱼声和经文声一起,给这座院子带来了安静与祥和。

    有了上次的事儿后,葫芦庙里的这对师徒,在王府的地位着实有了提升,而他们,也在尽心尽力地做着自己能做的事,积累着香火情。

    只可惜的是,这位王爷对什么“洗礼”“赐福”“开光”这类的,似乎压根就不感兴趣;

    否则,他早就应该带着小公主殿下来庙里或者把他们喊来进行赐福,赠送开光护身符。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家里头脏东西太多,确实不适合请那些“菩萨”“神佛”这类的事物进来;

    不是因为怕了,

    而是因为家里太脏了,太干净的东西,反而碍眼。

    “主上切莫担心,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瞎子一边安慰着一边将茶水递上,其实,他已经给出了一些透露。

    郑凡将茶杯放下,没喝,这茶很宝贵不假,也是自己在这个世上一眼能认出的少数几款茶之一,但他可不想在此时犯困。

    媳妇儿在里头将要分娩,自己在这边呼呼大睡过去了,这叫什么事儿呢?

    至于说瞎子暗示里的男女性别,郑凡根本就没往心里头去,他真的不在乎四娘肚子里的是男是女,哪怕他已经有了一个闺女,再来一个闺女,他也是极为欢喜。

    外面的人,手下的人,甚至整个诸夏各大势力都在密切关注着的平西王府世子之位的“空缺”,王爷本人反而不在乎。

    坐完了月子的熊丽箐也来了,大妞她让乳娘留在院儿里没带来。

    这会儿,见自家男人坐在亭子里,她也没过去,而是和柳如卿坐进了另一个屋檐下,那里也有茶水早就备好了,还有刚炒好的葵花籽。

    “唉。”

    公主有些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

    “我这姐姐,连生孩子都能安排得这般精细,瞧,这还是我最喜欢的糖口儿的。”

    柳如卿附和道:“风姐姐不是普通人呢。”

    二女也没过去凑什么帮忙,一切都安排得井然有序的前提下,她们上去除了表示一下我想帮忙做个意愿之外,其实帮不到丝毫,还有可能会添乱;

    王府的后宅,规矩是有的,但都在大家伙心底,平日里的虚头巴脑的那些玩意儿是真不存在,就这么几口人,整那么多繁文缛节,岂不是自个儿给自个儿寻不自在?

    “得是个世子殿下啊。”熊丽箐说道。

    柳如卿看了看熊丽箐的脸,附和道:“是啊。”

    不光是外头的军民盼望着世子,其实家里头也是一样,一个大家族,有个嫡子哥儿在,大树遮阴着小树,日子才能过得安稳与踏实。

    她们的未来,其实早就被深深地绑定在王府上了,自然会希望王府能够永久地传承下去。

    天天牵着姬传业的手也来了,俩孩子就站在角落里看着面前来来往往忙碌的仆人。

    “哥,会是个弟弟不?”

    “不知道呢。”天天说道。

    “我希望是个弟弟。”传业说道,“那个妹妹不怎么爱搭理我,希望来个弟弟会愿意陪我玩。”

    天天伸手摸了摸姬传业的脑袋,

    犹豫了一下,

    终究还是没说实话。

    天天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灵童的身份,他一直被郑凡保护得好好的,剑圣当初倒是想收他做徒弟,但被天天拒绝了;

    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人整天在他身边喊着:

    “哇,不愧是灵童!”

    “嚯,这就是灵童的天赋么!”

    所以,天天并不认为自己的体质有什么问题。

    一起玩的小伙伴里,也就剑婢身上也有一些让他熟悉的感觉;

    妹妹出生后,他在妹妹身上也找寻到了很浓郁的熟悉感,总之,很舒服;

    最重要的是,天天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大娘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大娘生下的孩子,不出意外的话,身上的那股子熟悉的味道,应该会更浓郁才是。

    而这种味道,

    在姬传业弟弟身上,是么得的。

    犹豫了一下,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