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五百八十一章 来了

第五百八十一章 来了 (第1/3页)


    第八日,楚军攻城结束。

    屈培骆坐在椅子上,范正文正在帮他包扎肩膀上的伤口。

    白天厮杀正酣时,屈培骆被一个楚军士卒抱住,几乎要被摔下城墙去,最后幸亏身边一个姓屈的本家人护持得力,拿自己的命帮屈培骆挡住了这一遭。

    没伤心,没难过,在这里,没什么人会有闲情逸致去对死去的袍泽产生什么缅怀的情绪,那些战死的袍泽,无非是先走一步,在前头等着自己罢了。

    今日,守得很艰难,和第一日的感觉,差不离。

    像是一个圆,划出去,又最终划了回来。

    范正文安抚城内民心做得很好,犒军也做得很好,他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

    屈培骆的指挥也没什么问题,见漏补漏,像是个裱糊匠,反应迅速且没丝毫懈怠;

    但战争的本质,并非指的是自己没犯错就一定能赢的,还得看你的对手是个什么样。

    在大楚正规军连续八日的迅猛攻城之下,范城,一座由乌合之众在守护的城,坚守到现在,真的是极不容易了。

    历史上的那些动辄坚守数个月半年乃至更久时间的城池,大多时候是因为攻城方想要困死耗死城里人而已,并未连日不停地攻打。

    包扎好了,范正文下去亲自端来了一盆热水,里头挂着两条毛巾。

    屈培骆闭上眼,

    范正文亲自用毛巾帮他擦拭了脸。

    再将毛巾丢盆里时,血污已经散开。

    范正文不怕麻烦,又拿来一条新毛巾,帮屈培骆将脸上的水渍擦干。

    屈培骆这才缓缓地睁开眼。

    随后,是洗手;

    最后,范正文端着菜肴过来,三菜一汤,还有一壶酒。

    在范正文准备倒酒时,屈培骆自己伸手拿起酒壶,倒满酒碗。

    而后,拿着酒壶,放在范正文面前。

    范正文愣了一下,笑笑,伸手端起酒碗,两个人碰了一下。

    范家家主将自己的酒碗压得很低,基本只碰了下酒壶的底。

    屈培骆仰起头,喝了一大口。

    范正文扬起头,喝了一大口,然后被呛到了,开始剧烈地咳嗽。

    “呵呵。”

    屈培骆笑了,

    “你一个做买卖的奴才,酒量竟然这般差。”

    “做到当年范家那个层次,下面的人,我就懒得招呼了,上面的人,我作为奴才,也没资格坐一起喝酒。”

    屈培骆浅尝辄止,放下酒壶,道:

    “明天,大概就撑不住了,所以今晚……”

    “少主子今晚想做些什么?”

    “预备楚军夜袭。”

    ……

    楚人于今晚展开了一次夜袭。

    但因为范城有所防备,所以被击退了。

    夜袭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没有了突然性做支撑,就很难起到什么效果。

    “您说明天大概是守不住了,但对面的楚军,连明天的太阳都不想让咱们看到。”范正文感慨道。

    “好了,接下来……”

    范正文一脸严肃,道;“接下来,您要做什么?”

    “吃夜宵。”

    ……

    日出东方。

    年尧身披甲胄,站在军前。

    经过数日的攻城,他麾下的这帮乌合之众数目非但没有随着攻城战的消耗而减少,反而,翻了一倍。

    这就是乌合之众的特点,当你处于胜势一方时,他们会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独孤家的大军在南面,每日都大规模地攻城,年大将军在北面,虽然攻城势头没前头大,但旗子鲜亮。

    再者,楚地草莽和地头蛇想要见风使舵的话也清楚,真正的贵族圈子,哪怕他们再落魄,也依旧不是自己可以挤得进去的,相较而言,年大将军的出身就显得无比“亲民”了。

    “八天了。”

    年尧看着前方的城墙;

    他原本认为,自己从晋地借道入蒙山,应该是谋划之中最费时费力也是最危险的一段,等这一段结束后,范城,唾手可得才是。

    却没料到,在这里被耽搁了这么久。

    计划中的干脆利索并未出现,让年尧心里有了些许遗憾。

    “大将军?”

    八王爷一直待在年尧身边。

    “王爷放心,今日午后,咱们就差不离可以进城了。”

    ……

    范城南面,

    一头白发的独孤牧亲自擂鼓。

    连续八天的攻城,哪怕他麾下兵马多,可以适当轮换,但依旧让自己麾下士卒显得无比疲惫。

    那个曾当着自己的面说出那句无耻之语的年轻人,确实给了他不小的意外。

    但,

    也就到这里了。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