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 (第1/2页)


魏渊沉稳的捡起奏折,展开阅览,瞳孔倏地收缩。
  
  他二话不说,跪地高呼:“臣罪该万死,辜负了陛下的信任,臣只求一死。”
  
  魏渊这副姿态,反而让准备站出来攻讦,要求元景帝斩了此獠的给事中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元景帝冷笑一声:“你倒是坦诚,魏渊,今日你若狡辩,朕就将你打入天牢。”
  
  魏渊低着头,不说话。
  
  元景帝冷哼道:“举报你的,正是打更人衙门的金锣朱阳。”
  
  魏渊依旧没有说话。
  
  那份奏折里,写了打更人从金锣到银锣近几年来贪赃枉法的一些罪证,有些是证据确凿之事,有些纯粹是污蔑。
  
  当然也包括一位新入职的铜锣也在其中,罪名还不小,短短一月利用职务敛财数千两白银,日日流连教坊司,睡花魁。
  
  这时,刑部的一位都给事中出列,道:“陛下,打更人以权谋私,知法犯法,臣提议,斩魏渊,以震慑打更人,肃清歪风邪气。”
  
  当即,有几位大臣附议。
  
  元景帝看了眼认罪伏法的魏渊,沉声道:“此案交由刑部大理寺卿、府衙联手处理,三天之内,朕要结果。”
  
  会议结束。
  
  南宫倩柔脸色阴沉的跟在魏渊身后,没走几步,听见后边有人喊话:“魏公留步。”
  
  父子俩驻足回首,追上来的是大理寺卿,他穿着绣云雁绯袍,正四品大员。
  
  大理寺卿和京兆府尹一样,属于职位不算太高,但手握极大权力的官员,分量非常重。
  
  在京城,一个官员的地位、话语权,从来都不是看品级,而是看手中有多大的权力。
  
  勋贵还超越品级呢,不也被挤到权力舞台边缘了。
  
  这位头发花白,面容清癯的老人,笑呵呵的拱手:“本官想向魏公了解一下那些名单上要犯的详情。”
  
  魏渊不见喜怒的点点头:“回头会让人送一份大理寺。”
  
  大理寺卿满意的颔首,笑容满面的说:“还有一事,本官瞧着朱金锣是个人才,刚直不阿,想把他调到大理寺。本官稍后会禀明陛下,先来和魏公打声招呼。”
  
  见魏渊依旧平静,大理寺卿往前走了几步,道:“魏公知道本官想要什么。”
  
  魏渊笑了起来,“换的不亏。”
  
  大理寺卿脸色阴沉的望着魏渊的背影。
  
  返回马车,南宫倩柔驾车往打更人衙门的方向行去,车厢里,魏渊揉了揉眉心,长叹道:
  
  “打眼了,打眼了....”
  
  南宫倩柔冷笑道:“义父,你明知他可能有异心,偏要念着旧情。这下可好,您可不是损兵折将这么简单了。”
  
  打更人衙门里,除了李玉春这样死心眼的,再就是杨砚这种刻板的武痴,对美色和钱财不感兴趣。
  
  再就像南宫倩柔这样的偏执狂,喜欢整天泡在地牢里折腾死刑犯,银子不爱,女人....有我漂亮吗?
  
  “要不要杀了他。”南宫倩柔恨恨道。
  
  “算账要等到秋后。”魏渊平静的回复。
  
  一路无话,南宫倩柔驾车穿过集市,进了僻静的街道,继续说:“虽然此事不是因为那小子,但他是个引子,义父你原本可以避免的。那小子值得义父如此看重?”
  
  “金锣有很多,那么有趣的人只有一个,我很期待他的成长。”魏渊轻笑着,话锋一转:
  
  “咱们这个陛下啊,是不会放心看我做大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魏渊终于有了一丝阴郁。
  
  “大理寺卿刚才想用那份名单,换义父手中的密信,义父为什么拒绝?”南宫倩柔问道。
  
  他知道义父最后那句“换的不亏”,不是答应了大理寺卿的交换,而是决定忍痛将金锣银锣们换掉,两败俱伤。
  
  回答他的是沉默。
  
  今年真是多事之秋,不,每次京察都是一次大动荡。义父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班底,这回少不得伤筋动骨....南宫倩柔叹息一声。
  
  每次京察都会有胜利者,王党就是上一届京察中崛起的。但有一点不可避免,就是京察结束,所有党派都会损失惨重。胜者也是惨胜。
  
  “回了衙门,你去找许七安,让他躲几天,我会想办法把他摘出去。”
  
  “是。”南宫倩柔酸溜溜的点头。
  
  ......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