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五百四十三章 浪人‘年’记

第五百四十三章 浪人‘年’记 (第1/3页)


“水神大人,那鲲鹏当真未死?”
  
  “推测,只是推测,”李长寿笑道,“比起妖师鲲鹏如此轻易被咱们斩杀,我更愿意相信鲲鹏还活着的假设。
  
  所以,多提防一点总归是没错的。”
  
  “可这……”
  
  白泽有点欲言又止,脸上满是苦笑,看了眼混沌海深处,最后低头一叹。
  
  以后还是少来混沌海吧。
  
  在洪荒当个瑞兽,挺好的。
  
  当下,白泽化作橘猫大小,踩着优雅的步伐跳回了金鹏脑袋上,但与来时那昂首挺胸的‘领航员’不同,此时的他,如霜打的茄子一般,陷入了重重担忧中。
  
  李长寿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云霄仙子传声问:“可是在故意吓白先生?”
  
  “这竟瞒不过你。”
  
  李长寿与云霄对视一眼,目中满是赞叹,传声道:
  
  “越是如白先生这般,资历老、本领高的有谋之士,骨子里就越是傲气,心气儿越是高,且白先生有天道神通趋吉避凶,很容易对这神通产生依赖,在一些事上形成误判。
  
  给白先生树立一个危机,这危机还是他趋吉避凶神通不可感知的,自会让白先生更稳健一些。
  
  白先生现如今替天庭执掌一方暗处的势力,若是出现较大差错,很容易让天庭声誉满盘皆输。
  
  而且,鲲鹏假死脱身的可能性虽然有,也确实是疑点……但终究不过是猜测。
  
  若真是如此,鲲鹏也不过是想摆脱圣人追杀罢了。”
  
  云霄面露思索,轻声问:“你这般会安排旁人,是否与我相处时,也都是在筹谋?”
  
  “与你何须筹谋?”
  
  李长寿笑道:“其实也是需筹谋的,筹谋今后之事,如何平稳度过这次大劫。”
  
  她顿时笑眯了眼,凝霜肌肤泛起朵朵红霞,冰清容颜端的是巧颜如画。
  
  李长寿右手伸了过来。
  
  云霄略微怔了下,“怎了?”
  
  “补一下,”李长寿正色道,“谈情也需按部就班,按人族的规矩,第一步理应是牵手。”
  
  瞧李长寿说的一本正经,云霄也并未多疑,抬起左手就要搭上来。
  
  但莫名的,她下意识缩了下纤手,浅蹙眉、轻抿嘴,眼中还带着少许笑意。
  
  总觉得是被算计了。
  
  李长寿大义凛然的道一句:“道友该不会觉得,贫道是在占道友便宜?”
  
  “自不是……”
  
  云霄忙辩解一声,屏住呼吸、纤指点在李长寿掌心。
  
  李长寿淡定一笑,反手点了下她手心,电光火石间将她要躲走的柔荑捉住,轻轻捏了捏,羞的她耳根泛红。
  
  总归是中了算计。
  
  侧旁,金鹏鸟暗戳戳的对满脸忧色的白泽传声:“老师当真厉害。”
  
  “别乱学,”白泽情绪低落地传声回道,“可别胡乱找天庭仙子,一脸正气地让人伸手过来。水神大人跟云霄仙子是情投意合,火候刚好。”
  
  金鹏鸟忙道:“白先生莫要误会,我对女色不感兴趣。”
  
  白泽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有些不太简单,默默地在自己四蹄之下增加了一层仙力。
  
  随之,白泽扭头看了眼混沌海深处……
  
  大凶险。
  
  鲲鹏那老小子如果真的是假死脱身,别是酝酿什么大阴谋。
  
  自己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在天道笼罩之地,给道门卖卖命、给天庭做做事,紧紧抱稳水神的大腿,这些老家伙爱怎么嘲讽怎么嘲讽。
  
  什么比命更重?
  
  白泽叹了口气,又发了会儿愣,直到听着背后响起的乐声,才发现水神大人又有新套路。
  
  李长寿道:“趁着回去还有几日空当,要不要一同抚琴?”
  
  “我一直修行,却是不精通这些的。”
  
  “我教你啊。”
  
  李长寿拿出一把古琴,半边放在自己双膝上,半边留在侧旁。
  
  云霄会意,身子朝着李长寿挪了挪,并拢纤足、身子倾斜,刚好将古琴抵住,却不知不觉离李长寿更近了些。
  
  李长寿指尖摁压琴弦,让云霄在侧旁拨弄。
  
  虽弹出的,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琴声,但在李长寿的把控下,依然算是悦耳动听,让云霄不多时便来了兴致,兴致勃勃弹了起来。
  
  待她抬头与李长寿相视而笑,不知觉已是肩角相错、肌肤相亲,仙力都已轻轻挤压。
  
  李长寿瞧了眼自己【路上】宝囊中,准备的那些后续道具……
  
  回顾混沌海一行,李长寿大抵推算出了,通天师叔的打算。
  
  有意算计鲲鹏,让他跟云霄经历一场‘苦战’,并借此留下对彼此的珍贵记忆。
  
  要增进感情,何必非要去混沌海,又何必安排什么打打杀杀的共同回忆。
  
  平平淡淡才是真,日久生情才是真。
  
  在遭遇危机时产生的‘激情’,很容易被天长地久的平淡消磨,到时等待这段感情的,只能是不断滑坡。
  
  在漫漫无边的修道生涯中,回忆起来两人相处的情形,是刀光剑影更显亲近,还是一同抚琴、漫步、聊天、打闹更显温情?
  
  搞对象这种事,道境高、修为高也就图一乐。
  
  碧游宫内,那白玉台阶上,通天教主直呼内行。
  
  太清观,那狭小的庙宇中,太清圣人嘴角扯出淡淡的微笑,手指轻弹。
  
  正与云霄一同抚琴的李长寿心底顿生感应,看了眼被他收到了宝囊中的鲲鹏玉扳指,仙识探入其中,也是不由一愣。
  
  那本【浪前辈遗物】,被一团阴阳气息包裹,隔绝了外部探查。
  
  这自是老师出手……
  
  这又是,几层深意?
  
  李长寿一心二用,心底思索为何老师会封住这本书,继续与云霄止乎于礼的互动。
  
  一缕青丝在他面前轻轻摇摆,带着少许芬芳,让李长寿颇感舒适。
  
  临近洪荒天地,李长寿又稳了一手。
  
  他与白泽商议了一阵,取了自己一只纸道人,将鲲鹏的玉扳指放在这纸道人怀中。
  
  李长寿与白泽花费了半日功夫,将纸道人层层封禁,保证这纸道人不被混沌气息侵蚀,便将它推入了混沌海中。
  
  如此,既可不被天道格外关注,又可防范鲲鹏可能存在的其他毒计。
  
  李长寿道:“为了防备鲲鹏是在用假死脱身之计,咱们回洪荒后,切记不可多提此行之事,也不要将此事拿出去炫耀,这事本身就颇为蹊跷。
  
  若鲲鹏真的是如此盘算,咱们不张扬此事,自可让他的算计不攻自破。
  
  若鲲鹏并未有这般谋划,确实是死在咱们手中了,那也算除去了一个洪荒大患,让他的故事,在岁月长河静静消逝。”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