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六百三十五章 幕后黑手!

第六百三十五章 幕后黑手! (第1/2页)


    莺莺倒不是故意地想要表现什么,她也能听出来安律师这话里调侃的意味居多,但有些事儿,男人可以调侃,但她却不能不认真。

    虽说莺莺也清楚自家的老板,眼界高,寻常女人看不上,也不会跟着老道或者安律师去那种地方逍遥。

    但《女仆的自我修养》里有专门对男人秉性的介绍,

    哪怕嘴上说得多么多么正直,看起来多么多么克制,

    但事到临头,把持不住,也是人之常情。

    可能出个差一个人在酒店就去那啥了,

    可能出去买个菜就去那啥了,

    前阵子莺莺还看过一个新闻,一个男的和女朋友以及一帮朋友吃烧烤,他去上厕所,居然也去旁边站街的那边找了个女人那啥,正好碰到警方扫黄。

    莺莺不反对自家老板去那啥,但嫡母大妇风范她得有。

    安律师摇摇头,

    心里感慨着封建余毒害人不浅啊,

    同时又一万个嫉妒的小火山在疯狂地喷发!

    晚饭因为翠花儿不在了,自然没有酸菜,点的是外卖,安律师炫耀献宝似的给了冯四一瓶彼岸花口服液,大家吃得简单,却也有滋有味。

    等饭毕之后,

    冯四点了三根香,

    又默默地在自己掌心位置写写画画许久,

    随后才站起身,

    微笑道:

    “找到了。”

    具体怎么找的,周泽不清楚,但想来阴司有自己的办法。

    阳间这些年外界绰号的“天网”系统开始逐渐地普及,

    但阴司那边却更为细腻,人总是要死的,只要死了进了地狱,在阴司就有档案,再加上那么多双眼睛存在;

    哪怕如今阳间的鬼差基层已经腐化堕落得一塌糊涂,但终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拿起鞭子鞭挞几下,还是能有些作为的。

    大家伙拾掇拾掇东西,

    该打包的打包,

    该丢掉的丢掉,

    然后,

    报仇去。

    ………………

    拉市海现在游人很少,倒不是因为旅游淡季的原因,而是因为最近这里在做环境整治,叫停了附近的很多旅游项目,自然而然地,特意往这里跑的游客就很少了。

    车子开到附近后,里头的山路就不是很好走了,好在停车的农家乐旁边有一个马场,安律师去里头和老板谈了价格,让马场老板答应把马匹给牵了出来。

    倒不用策马狂奔,事实上养马的人也不敢你策马狂奔。

    安律师、冯四儿以及许清朗骑着马,前头各有一个养马人牵着马领着马走。

    周泽则是和莺莺坐在马车上,路有点颠簸,做马车倒不如骑马来得舒服,但靠在莺莺身上,倒也挺惬意得很。

    莺莺身上确实散发着寒气,但身子却不是硬梆梆的,反而很柔软,没有丝毫香水或者护肤品的残余气息,显得很纯净。

    操控马车的车夫是马场的老板,见周泽他们在抽烟,自己也点了根烟,这阵子生意不好,这次拉客也是看在安律师钱给的爽快才做的,否则被发现了得要罚款的。

    哪怕如此,他也是不得不亲自带头出来,如果遇到什么事儿,自己还能靠面子说说一二。

    当地人自然懂得“金山银山”的道理,

    哪怕近期收入受挫,但为了“细水长流”,也能看得开。

    车夫吐出一口烟圈,笑着指了指前面牵马的三个养马人,应该是他的员工,对着周泽和莺莺笑道:

    “古城里的木王府去过么?”

    周泽没回答,事实上,似乎还真没来得及去。

    “我姓杨,在丽江,杨这个姓氏,以前是木王爷的家奴赐姓,是木王爷家里的奴才。

    嘿嘿,

    瞧见我那几个员工了么?

    知道他们姓啥?

    姓木!

    木王爷的后代在给他奴才们的后代打工哩。”

    老板似乎很感激这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故事,估摸着经常对游客炫耀。

    老实说,

    木王府在丽江纳西族这块区域,确实是当了六百年的“土皇帝”,从元朝开始一直历经明清和民国。

    也就是雍正年间那会儿善于处理少数民族问题的清廷玩了出“改土归流”,

    算是削弱了木王爷的势力,但木家的富贵也是一直持续到了民国。

    然后,

    木王爷遇到了社主铁拳的打击,

    据说当初整个木王府都被清空,让附近没有恒产没有屋子的贫民住了进去,至于木王府的财产,也被充公分给当地贫民。

    虽说这只是历史浪潮里的一个小插曲,

    但这时候听起来,

    还真有一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唏嘘感慨。

    走得比较慢,

    大概在快十点钟时,领路的冯四才举起手。

    安律师又给了一笔钱,并且让他们在这里等自己,等带自己等人下去后还有酬劳。

    老板也是应承了下来,答应等到第二天早上,随即,就带着昔日的“主子”员工到附近找山洞或者搭帐篷去了。

    早些年,当地人进山打猎,打熊,打狼,那是常有的事儿,哪怕是火铳这种东西,很多人家家里也藏了不少,当初政府要收缴,也没几个人真的那般老实就都交上去,搁家里也算是留个纪念。

    所以,山里露营这种事儿,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辛苦为难。

    众人聚集在了一起,又在冯四儿的带领下往前走了几公里路,才在一处山坳处停了下来。

    斜前方的山坡上,有一个土屋,那里应该住着一户人家。

    安律师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道:“一看就很穷啊,原以为打个草谷还能转笔快外回来,现在感觉连车马费都赚不回来。”

    当然,这只是开开玩笑。

    山坡上,一户人独居,倒真是有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要不要分几路包抄?”安律师看向冯四。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