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八七三章 人事癫狂 血色成长 下

第八七三章 人事癫狂 血色成长 下 (第2/2页)


  
      他们原本就是在梓州经营了数年的地头蛇,计划周详以快打慢,虽然风险大,但终于让他们捞到了成果。宁忌被其中一名高壮的汉子扛在肩膀上,手上、身上绑得严严实实,身上长短双刀自然也早被拿下,九人自认做了大事,接下来便是在华夏军形成大包围前迅速脱离,这个时候,宁忌也陡然发难。
  
      对于一个身材还未完全长成的小孩子来说,理想的武器绝不包括刀,相对而言,剑法、匕首等武器点、割、戳、刺,讲求以最小的出力攻击要害,才更适合孩子使用。宁忌自小爱刀,长短双刀让他觉得帅气,但在他身边真正的杀手锏,其实是袖中的第三把刀。
  
      那只是一把还没有手掌大小的短刀,却是红提、西瓜、宁毅等人冥思苦想后让他学来傍身的武器。作为宁毅的孩子,他的生命自有价值,将来虽然会遭遇到风险,但只要第一时间不死,愿意在短时间内留他一条性命的敌人居多,毕竟这是关键的筹码。
  
      宁忌自小苦练的,是藏于袖间、掌间的这把短刀,这中间还不只是武术的掌握,也夹杂了戏法的思维。到得十三岁的年纪上,宁忌使用这把刀,从袖间到掌间,甚至于拿着刀在对方面前挥手,对方都难以发觉。它的最大用处,就是在被抓住之后,割断绳子。
  
      九名刺客在梓州城外汇合后片刻,还在高度提防后方的华夏军追兵,完全想不到最大的危险会是被他们带过来的这名孩子。背负宁忌的那名大汉乃是身高将近两米的巨人,咧开嘴哈哈大笑,下一刻,在肩上少年的手掌一转,便划开了对方的脖子。
  
      人还在站着,鲜血喷涌而出,宁忌在空中翻下地面,飞到已全力掷出,直取对面一名女子的左眼,那女刺客身边还站着她的丈夫,下一刻啊的一声,脸上便是一片血光,她的左眼被刀光扫过,眼睛已毁,飞刀待过她的侧脸,人却未死。宁忌一落地,抄起一把钢刀便投入林中。
  
      众人追将上去,宁忌步履飞快,带着众人绕了一个小圈,冲回原地。其时那对夫妻尚在处理伤势,宁忌从后方冲出,照着躺在地上的眼伤女人的肚子便全力劈了下去,那丈夫仓促间将宁忌格挡开,宁忌借势往地上滚落,便展开最为刁钻的地躺刀照着那女人杀过去。
  
      地躺刀斩脚劈腿,本就难防,再加上宁忌身形不大,刀光更是凌厉,那眼伤女子同样躺在地上,宁忌的刀光恰到好处地将对方笼罩进去,女子的丈夫身体还在站着,兵器抵挡不及,又无法后退——他心中可能还无法相信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孩子心性如此狠辣——转眼间,双腿中刀,宁忌从他的腿边滚过去,直接劈断了对方的一对脚筋。
  
      他们又哪里能想通,虽然在许多事情上宁毅都关心孩子的心理成长,但在这样恶劣的战争环境下,对于战斗与自保的事情,没有人敢有所保留。自小教授宁忌武艺的要么是红提、西瓜这等经历过战阵的高手,要么是杜杀这样的狠辣人物,再或者陈驼子一般的邪道高手,对敌人的弱点利用起来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相对而言,似乎只有偶尔指点一下宁忌的陈凡,能带给他些许豪迈的气息。
  
      至于宁毅,则只能将这些手段套上兵法一一解释:金蝉脱壳、以逸待劳、趁火打劫、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等等等等。
  
      宁忌对这些兵法早已烂熟于心,只是这一次才终于遭遇到如此多的敌人,运用出来。他砍了这对夫妻的脚筋,也不杀人,在其它几人急忙赶回前又迅速逃离,于树林之中伏击落单者。
  
      如此这般,待到不久之后援兵赶到,宁忌在树林之中又先后留下了三名敌人,另外三人在梓州时或许还算是地头蛇甚至颇有名望的绿林人,此时竟已被杀得抛下同伴拼命逃离。
  
      从梓州赶来的援手大多也是江湖上的老油条,见宁忌虽然也有受伤但并无大碍,不由得松了口气。但另一方面,当看到整个战斗的情况,稍加复盘,众人也不免为宁忌的手段暗自心惊。有人与宁曦提起,宁曦虽然觉得弟弟没事,但思考之后还是认为让父亲来做一次判断比较好。
  
      至于宁忌,在这件事后,反倒像是放下了心事,看过死去的严师傅后便专心养伤、呼呼大睡,许多事情在他的心中,至少暂时的,已经找到了方向。
  
      **************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在睡梦中下意识地醒过来,扭头望向一旁时,父亲正坐在床边,籍着些微的月光望着他。
  
      “爹,你过来了。”宁忌似乎没感觉到身上的绷带,欣喜地坐了起来。
  
      宁毅便连忙去搀扶他:“不要太快,感觉怎么样了?”
  
      “我没事了,睡了好久。爹你什么时候来的?”
  
      “没有多久,听说你出事,就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了,不过没告诉你娘,怕他担心。”
  
      “我没事,那些家伙全都被我杀跑了。可惜严师傅死了。”
  
      宁忌说着话,便要掀开被子下来,宁毅见他有这样的活力,反倒不再阻拦,宁忌下了床,口中叽叽喳喳地说他睡得太久,睡不着了,宁毅吩咐外头的人准备些粥饭,他拿了件单衣给宁忌罩上,与他一道走出去。院子里月光微凉,已有馨黄的灯火,其他人倒是退出去了。宁忌在檐下缓缓的走,给宁毅比划他如何打退那些敌人的。
  
      “听说,小忌你好像是故意被他们抓住的。”
  
      某一刻,宁毅微笑着问出这句话来,宁忌微微一愣,过得片刻,却点了点头:“……嗯。”
  
      “为什么啊?因为严师傅吗?”
  
      “严师傅死了……”宁忌这样重复着,却并非肯定的语句。
  
      “这些年来,也有其他人,是眼看着死在了我们面前的,身在这样的世道,没见过死人的,我不知道天下间还有没有,为什么严师傅死了你就要以身犯险呢?”
  
      宁忌沉默了片刻:“……严师傅死的时候,我忽然想……若是让他们分头跑了,或许就再也抓不住他们了。爹,我想为严师傅报仇,但也不只是因为严师傅。”
  
      少年坦坦白白,语速虽不快,但也不见太过迷惘,宁毅道:“那是为什么啊?”
  
      “爹,我这些天在医馆,过得很太平。”
  
      “你哥替你挡下了很多事。”
  
      “但是外面是挺乱的,很多人想要杀我们家的人,爹,有很多人冲在前头,凭什么我就该躲在这里啊。”
  
      少年说到这里,宁毅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只听宁忌说道:“爹你以前曾经说过,你敢跟人拼命,所以跟谁都是平等的。咱们华夏军也敢跟人拼命,所以即便女真人也打不过我们,爹,我也想变成你、变成陈凡叔叔、红姨、瓜姨那么厉害的人。”
  
      “……”宁毅沉默下来。
  
      “严师傅死的那个时候,那人张牙舞爪地冲过来,他们也把命豁出来了,他们到了我面前,那个时候我忽然觉得,如果还往后躲,我就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变成厉害的人了。”
  
      “……爹,我就用尽全力,杀上去了。”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