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疯子们,狂欢结束啦!》——五月月票夺冠总结

《疯子们,狂欢结束啦!》——五月月票夺冠总结 (第1/2页)



      首先,祝贺《赘婿》的书友们儿童节快乐。
  
      这最后一个单章的标题原本想写《五月月票痛失亚、季军……但我们还是很快乐》,斟酌了一下,还是用了低调的题目。
  
      昨晚过了十二点,确定拿到第一的时候,我没有急着写单章,今天已经过半了,五月的种种事情皆已尘埃落定,六月新一轮的喧嚣又起,我想,我可以安安心心地写下这个陈结了,外界看的人应该不会太多,它更像是我们内部的一个庆祝。这样的感觉很好,我很喜欢。
  
      让我们先说数据。
  
      二零一八年的五月,这本书在各位书友的帮助下,夺得了月票榜的冠军,票数最后定格在186249这个数字上,我们打破了起点月票榜有史以来的最高票数,超过一万四千多票登顶。
  
      在网文发展越来越迅速的趋势下,我们的票数,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被其他的作者轻松打破,但是以一个月十五章的更新,夺得月票榜榜首这种数据,我相信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再现了。
  
      除非我们自己来。
  
      我刚才往前翻了好几年的起点月票榜榜单,查看了这些年历史类书籍夺得总榜第一的数据,上一次是在16年石章鱼的医统江山,再往上是13年月关的醉枕江山,更往上可能也只有月关。也就是说,除月关、石章鱼两位大神外,我目前是起点历史类第三位登顶总榜的作者。
  
      写完《赘婿》之后,我可能不会再写历史,能在它完结之前拿到月票总榜第一这个成就,它在成绩上没有遗憾了。
  
      在争夺月票榜的过程中,来过联系的票贩子,五月登顶的过程中,我们没有买过票贩子手上任何的一张月票,这也是需要跟各位股东交代的事情。
  
      在整个五月的争榜过程里,我一直说大家是股东——很多时候我们在很多场合会看见这样那样的鼓舞性句子,但这一次,我很高兴它确实是真的。在这次争榜过程中,我的出力甚少,在最初也并未预设任何的期待,它更多的只看这本书在过去的六七年里在各位书友心中留下的重量,最后看到了非常厉害的东西。
  
      接下来,我想跟大家说说这一个月里,我所看到的争榜过程、整个的轮廓。
  
      四月里准备争榜,过程其实也跟大家说过了,我昨天去问的时候,知道做了一些准备,譬如说,群里的书友们商量之后,决定要打赏三十多个盟主,壮壮声势——这是唯一有争榜经验的烟灰提议的——然后凑了点钱,发月票包,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一号就没了,群里的人心想,事情搞完了,就这样了,等人偷偷来告诉我,大家能做的就这样了哦,怕我把话说太满,下不来台。
  
      但后来,大家看到的,盟主大盟层出不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新读者,订阅了全文,投了月票,说是补偿以前的欠款之类的……
  
      没有看到全貌的读者们,大概会觉得争榜这个事情,都靠几个土豪、几个大盟完完全全地撑着,如果只是这样,我想我也不会这么高兴。
  
      如大家最熟悉的烟灰吧,这次关于如何抢月票,如何振奋士气,他是最清楚的——当然我以前觉得他是个简单的土豪,我们加上微信半年,基本没有聊过,我对他的唯一印象,就是这家伙经常都是朋友圈里走路步数最多的人,每天两万步甚至三万步的走。
  
      五月开始争榜的时候,才看见有人说他是起点富豪榜帮首,是起点内部人员,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傻瓜富二代……我就想,谁见过累成这样的富二代啊。
  
      昨天呢,我向他询问整个五月的全过程,有一句话,最让我高兴,他说他没想到后来发现赘婿的内蕴这么深,这是他相当轻松的一次争第一。
  
      其实如果只是三五土豪把这本书给撑了上去,我想我也不会这么高兴,土豪也好,大盟也好,普通的书友也好,其实争榜的真正心情是什么?我想,是希望发现大家都在看同一本书,发现大家都在出力,作为作者最自豪的,大概也是发现这样的事情。群里的“ZZX老爷”是个开上市医药公司的老总,最后的十多天,他每天晚上守到三点,看见月票榜有动静就开始砸月票红包。
  
      凌晨三点啊,很多书友甚至不会看到他做了什么,为的什么呢?我想我也没有那么大的人格魅力。我想所有书友参加这次活动的心情都类似,我喜欢这本书,我们要一起搞事情,希望看到大家站在一起、都在认可自己认可的东西。
  
      总之,五月就是在看起来非常磕磕绊绊的状态里开始的,一号,群里的力气就见底了,但是外头的书友慢慢的出来,大盟“黑白8036”,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很沉默寡言的家伙,他说“不能就这么算了,对吧”,猫头大盟“ivanLIN”,他有一天说,“可以破纪录了”,我心想这家伙莫非是在催稿?赶快回答“这个月不见得能有二十章啊”,他说“破的是月票榜记录啊”……七号结束,我们多了一百多个盟主,我甚至不知道有多少人自发地去发了月票包。
  
      书友群呢,其实一直属于在哀嚎的状态,从头到尾,能尽全力的朋友都在竭尽全力,大家投了票,拼命出去打广告,新来的书友也都在帮忙,而且就我所见,还都在陆续出现。
  
      当然,大家也相对佛系,有点小富即安的感觉,我们的月票拉开牧神始终是一万票左右,我想这本书很多书友也是这样,一旦觉得差不多了,就安安静静地在旁边当个美男子了。所以一直到月中,大家的后劲都显得不够,拉不开,掉的也不多。
  
      烟灰这家伙呢,是个资本家,而且现实当中应该还是个很有侵略性的资本家,带着一群佛系书友,到月中,受不了了,开始耍心机。他在群里顺势跟人吵起来,然后把群退了。
  
      群里的气氛顿时紧张了,大家在单章里可以看到,那天我正在取旧书的路上,一帮人开始说,把大盟给怼走了啊,我叹了口气,好吧好吧,英明神武的作者来善后和拯救世界了。
  
      先安慰一下他们,然后找烟灰,跟他道谢,在我的想象里,接下来就靠我的单章力挽狂澜,漂亮退场了。烟灰这家伙说,就知道你会来找我,月票的事情说了你不用担心就是不用担心,我想好了的……
  
      哦,那当然就明白了……
  
      当时反正也没商量其它的,我发我的单章,就把所有的事情给抖出来了——反正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把大盟给怼跑了。牧神那边的书友在单章里留言:那我就先桀为敬了。他们看到了希望,之后月票一度又猛涨一波,我不知道是不是在这个时候,“zzx老爷”他们在群里问,还搞不搞?夫山说搞啊,老爷他们也怼上去了。
  
      五月的整个过程,作为我,只能看到这样的一个大轮廓,每一天我们都像是竭尽了全力,每一天,老书友新书友们又都在怼上去,大大小小的支持一直都在出现。只有到最后几天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助力,更本没有见底,烟灰一直在为最后抢票可能闹出的幺蛾子在做准备,在昨天的时候,其实我相信很多很多的书友也都在看着,等着应变。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