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八八二章 张俊招供!

第八八二章 张俊招供! (第1/2页)


    在成功挑出了两处纰漏之后,公堂之上,张宪与王俊的对质也仍旧在继续……
  
      “王俊,那一夜明明是你主动跑到我府上叙旧,谈及岳相公时,你便提出想让岳相公重回大营,重掌兵权,我问你有何办法,你便提议让我将人马老小尽底移去襄阳府,以求让朝廷派岳相公来弹压抚谕,我认为这样不妥,不仅起不了作用,并且还会害了岳相公,你便说岳相公身在临安府,迟早都会被奸贼所害,不如提早谋变,如此就算等不来岳相公,也可以自据襄阳府,可有此事?”
  
      “呵呵,张太尉,我王俊向来忠义,更不敢有负于国家,又怎会对你说出如此叛逆之话,移兵去襄阳之话,明明就是出自你口!”
  
      “我又问你该以何名目来调动兵马,你便说可伪造一件朝廷文书,我又提醒你这样可能会遭至朝廷的大军追袭,甚至还可能引来北面的金敌,到时南北夹击,必不可成事,你竟还说可与蕃人通信,万一支撑不住,便可叫蕃人发兵相助!可有此事?”
  
      “张太尉,我王俊抗金多年,又怎是通敌卖国之人?与蕃人通信之话,也是出自你口!”
  
      白里度其实也早发现了供词中有关与蕃人通信的疑点,按理说,岳家军抗金多年,自是不可能与金人有书信往来的,如果说王俊这样的都不可能通敌卖国,那深受岳飞信任的张宪又怎么可能?
  
      “大胆王俊,你不是通敌卖国之人,那张宪便是了?你可有张宪与金人私通书信的证据?”
  
      王俊则答道:“回大人,张宪如若真与金人与书信往来,其又怎会让我看到与知晓?所以在下并无证据……”
  
      “哈哈!”白里度也是得意大笑,又道:“王俊,你自己也说了,就算张宪与金人真有书信往来,自不会让你看到与知晓,那他又怎会轻易将此事告诉你?你在告首状上所列的相关证词不是杜撰又是什么?”
  
      “这……”王俊也顿时就哑口无言。
  
      ——任务提示:你从《告首状》中成功发现了一处纰漏,你获得了经验值100万点……
  
      “还有,你这供词当中,为何会突然出现傅选的一句回应?当张太尉问谁敢不服时,傅选道:我不服!难道傅选当时也有在场?”
  
      不等王俊回话,一旁的傅选则再次跪到了地上,急道:“大人,小人敢以脑袋保证,小人当时并未在场……”
  
      王俊见此,便只好答道:“回大人,傅选当时并未在场!”
  
      “那证词上为何会出现傅选的回应?”
  
      “回大人,此乃小人一时疏忽,笔误所至!”
  
      ——任务提示:你从《告首状》中成功发现了一处纰漏,你获得了经验值100万点……
  
      “疏忽!笔误!?好你个王俊,这等告发他人造反的状词岂可允你疏忽笔误?来人啊,给我脊杖四十!”
  
      “是!”
  
      两侧的衙役也立马就冲出来三人,将王俊按倒在地后,便是一顿刑杖伺候,打的王俊也是惨叫连连……
  
      打完了40脊杖,白里度便又从告首状中发现了一处疑点,便问道:
  
      “王俊,我来问你,供词中提到一句:『我待做,则须做,你安排着,待我教你下手做时,你便听我言语』,此话可是张太尉亲口所说?”
  
      “回大人,的确是张太尉亲口所说……”
  
      “放屁,老子当晚不仅没说过此话,并且也向来也没有此等口气!”
  
      而这时,一直在公堂上肃面端坐的岳飞则站起身拱手道:“启禀大人,这句话在下似曾在哪里听到过,但讲此话之人却并非是张宪张太尉。”
  
      “哦?岳帅曾听何人讲过此话,还请岳帅讲明……”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