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九百七十二章

第九百七十二章 (第1/2页)


    听到胡老的讲述,吴阿秀想起刚才怪物抱头痛苦惨叫的样子,才知道怪物是在克制自己。不然吴阿秀早就被怪物攻击了。
  
      得知了此事,吴阿秀露出一副复杂的神色,最终摇了摇头,轻叹道:“他也是一个可怜的人,究竟是因为什么使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过了一段时间,人们才停止殴打,众人都将棍棒扔到地上,害怕沾到怪物身上的毒。
  
      吴阿秀跟着众人向着山下走去,他回头看了怪物一眼,发现怪物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风吹落叶,掩盖不住那一抹孤独的苍凉。
  
      时间一点一滴流走,夕阳西下,此时已经到了傍晚。
  
      他就这样躺在林子里,任凭树叶掩埋他的身体。
  
      在这一刻,时间显得很漫长,似乎是过了很久很久,那天边的月儿才钻出了云层,在群星闪耀的夜里独树一帜。
  
      月光似水,洒向大地,温柔了人间。
  
      那孤独的腐朽尸骨,已是无法享受这柔美月色。
  
      月色温婉如水,却也是可惜了这大好景致。毕竟,这伤,已彻骨,纵使月色也难以修复,白白苦了这满面秋月。
  
      到了深夜,他终究还是动了。
  
      慢慢的从地上爬起,在夜色下显得是如此的孤独。
  
      他抬头凝望着夜空,发出一声低吼,似乎在与苍天对峙,他不服输,他要让苍天看到,他依然可以挺起胸膛站在这里。
  
      “我的命运,凭什么由你做主?”他的嗓子里发出一声低吼,他的倔强,他的坚强,在这一刻显露无遗。
  
      “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倒下,因为我是宁哲,有着宁折不弯的性格!”
  
      宁哲染了疫毒,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又在神志不清的时候来到眼前这个陌生的世界。
  
      月色下,他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白骨与腐肉,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勉勉强强能看清眼前的事物。有的时候甚至感受不到身体上撕裂般的疼痛,但是他的嗅觉与听觉却特别的敏感。
  
      他对鲜血也特别敏感,遇到人或者动物,他总是有饮血的冲动。他不想变成一位嗜血的怪物,所以竭尽全力的克制自己,让自己时刻都保持冷静。
  
      但无奈的是,他有过精神模糊的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他伤害了很多无辜的人。所以才引起村民们的暴打。
  
      游荡在树林中,就像一只行尸走肉,漫无目的,不知方向。
  
      就在宁哲迷茫之时,忽然听到附近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师傅,我们从冰原走到中原,已经走了六十多天,究竟要去哪里啊?”这是一个很清脆的小女孩儿说话的声音。
  
      宁哲停下脚步,躲在了一颗大树的后面。片刻后,他看到一位白衣女子带着一个小姑娘穿过这片树林,向着前方慢慢走去。
  
      “这么晚了,怎么会有人在这树林里漫步?”宁哲情不自禁的嘀咕了一声,但是他却发不出正常人的声音,一旦张开嘴就发出犹如野兽般的低吼。
  
      白衣女子也很机敏,她听到了宁哲发出的吼声,并转过身立即锁住方向,身体轻轻飘起,却快如风似的迅速飞到宁哲面前。
  
      那个小女孩儿也跟着白衣女子跑了过来,当小女孩儿看清宁哲的面目时,吓得大叫一声,两个大眼睛瞪得溜圆。
  
      “月儿,回到师傅身边来!”
  
      原来,这白衣女子便是南极仙宫的宫主冰清,小女孩儿就是她的徒弟月儿。
  
      月儿躲到师傅的身后,冰清面对着宁哲,她皱了一下眉头,疑问道:“你身上的毒气很重,你的肉已经腐烂到这个地步了,为何还能够活下来?”
  
      宁哲见冰清如此淡定自若的看着自己,就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人。
  
      “嗷~”
  
      宁哲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吼声。
  
      冰清好奇的看着宁哲,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轻轻的说道:“真是奇怪,我从没有听说过像你这样的怪人。”
  
      说罢,她便伸出手去触碰宁哲的身体,也不嫌脏。
  
      宁哲想要躲避,但是冰清的速度出奇的快,还没等宁哲反应过来,他那森白的手臂就被冰清给抓了起来。
  
      宁哲的手被冰清紧紧的握在手里,不一会儿冰清手上的肌肤就变成了黑色。宁哲迅速将手抽了回来,而冰清却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没有一丝危急的表现。
  
      只见她摊开手掌,手上突然泛起一阵白光,她的手随即恢复了正常。
  
      “你身上这毒平常人碰不得,沾上就死,好在不会通过空气传播。所以你不能与任何人交往,如果你信任我,就跟我走。我带你找一个安静的没人的地方,然后替你祛除身上的奇毒。”冰清面对着宁哲,眼神似乎能将那冰霜融化。
  
      “师傅,不要带他走,我怕。”月儿从冰清的身后露出脑袋,撅着小嘴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冰清拍了拍月儿的脑袋,柔声道:“身为人间正派,我们不能见死不救。那个可怜人虽然身上有毒,但你不碰他就行了。”
  
      “啊……那好吧。”月儿显然还有些不情愿,但她还是听从了师傅的话。
  
      看着眼前如仙如画的女子,宁哲的心就像敞开了一扇窗,即便他现在身上如刀割般的疼痛,但站在她的面前,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中一样,让他的全身都充满了温暖。
  
      宁哲点了点头,答应跟随冰清离去。
  
      就这样,三人一起离开了这片林子。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