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三五三一章 海战

第三五三一章 海战 (第1/3页)


    桥本杀人时,江栎唯突然意识到什么。
  
      这斯根本就是个贼,平时再如何和善那也是杀人如麻的巨寇,想全身而退最好别在这种地方惹对方不痛快,哪怕他有宁王做靠山,很多时候也没用,惹急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放炮后,倭寇和处在东北方的佛郎机人取得联系,下一步是要准备黄昏时分一同向明朝水师发起冲锋。
  
      同时桥本派人去海盗那边说明情况,他本来有意让江栎唯去,但最后好像有所顾虑,改派自己的手下。
  
      太阳西斜,很快便要落到海平面上,洒出的光辉把海水渲染得金黄一片。
  
      海面异常平静。
  
      桥本和江栎唯都站在船板上,看着前方巍然不动的明朝水师,双方距离始终保持在五里左右,没有开战的意思,二人身后,阿也提着武士刀站在那儿。
  
      桥本突然问道:“顾严,你觉得明人将会以怎样的方式跟我们交战?你说过,沈溪战无不胜,你善于揣测他的心思,此战有把握吗?”
  
      江栎唯神色阴冷,摇头道:“现在他们占据上风位,如果以火船进攻的话,我们会很吃亏。”
  
      桥本笑着摇摇头,并不赞同江栎唯的说法,问向一侧:“阿也,你有何看法?”
  
      阿也回道:“这里不是在江河湖泊中,海面如此辽阔,就算他们派出火船也不可能会顺着风飘过来……海洋的复杂岂是内陆小河沟可比?”
  
      江栎唯往面前的海面看了一眼,虽然看不清楚洋流走向,却觉得阿也说得很有道理。
  
      桥本没有回头,手扶在栏杆上,笑着道:“顾严,你没太多海上征战的机会,虽然我在这方面也有不足,但至少比明人经验更丰富些……”
  
      “明朝闭关锁国近百年,对这片大海的熟悉程度,岂有我们岛国民族多?就算他们派出火船,能冲到我们前面来,也休想将我们的船板点燃……我们又不是赤壁时的曹操,脚下也非铁索连舟,怕什么呢?”
  
      江栎唯继续保持沉默,没有予以反驳。
  
      阿也又道:“以我猜想,明人很可能要倚重他们强大的火炮……这种火炮看起来威力十足,但问题是他们没法一炮就将我们的大船给击沉……只要我们能充分利用舰船数量上的优势,再有佛郎机人一旁配合,这一战不会有任何悬念。”
  
      “嗯。”
  
      桥本微笑着点头,从他的神色看,对阿也的见地极为赞同,心中充斥着志得意满的情绪。
  
      江栎唯心里却想:“沈之厚若能如此轻易被击败,早就不知死过多少回了……”
  
      阿也最讨厌江栎唯的自以为是,揶揄道:“看来江大人是有意见啊……不如说出来,我们一同参考一下?”
  
      江栎唯道:“我不知道明军具体会采取什么战术,也不知道沈溪有何打算,我只知道一件事,他肯定会出奇招。曾经有那么多人看不起他,有无数枭雄,比如在草原上横行无忌的达延汗,还有独揽朝政的刘瑾,都以为一定能将他杀死,但结果……唉!过不了多久就知道他会怎样应付了。”
  
      桥本笑道:“陆地上沈溪或者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但海洋却是我们岛国民族的天下!此战势在必得!板载!”
  
      ……
  
      ……
  
      太阳终于落到海平面下,彩霞虽然绚烂,但天色却慢慢暗了下来。
  
      肃杀的氛围非常可怕,交战几方都在全力准备下一场战事。
  
      作为被三方包围,看起来身陷绝境的沈溪,同样站在甲板上,不过沈溪却在看天色,好像对于天文气象更感兴趣。
  
      “大人,李将军那边传来消息,说全准备好了……另外张将军在外求见。”云柳过来对沈溪道。
  
      沈溪点头,招手道:“把人叫过来吧。”
  
      云柳领命而去,等她再回来时,身后带着张老五,这个被沈溪从泉州带出来,一直在九边之地兢兢业业多年,如今已是游击将军的汉子。
  
      张老五看上去苍老了些,不过人倒是挺精神的,平时张老五并不需要上战场,负责的是后勤补给,还有军事上的教练和技术顾问等工作。
  
      “小的给大人请安。”
  
      张老五见到沈溪,不同于见到普通上司,更像是家仆见到主人。
  
      张老五最自豪的事情,就是跟着沈溪出来,当时沈溪可不像今日这样显赫。
  
      张老五觉得自己的眼光好,跟了尚未发迹的沈溪,以至于到现在谁提到他,都要跟沈溪联系上。
  
      沈溪点了点头:“不用这么客气,张五哥辛苦了。”
  
      张老五直起身来:“大人这是说得哪里话?为了剿灭贼寇,保我大明海疆安稳,做点事算什么?”
  
      沈溪叹了口气:“今天的战斗,其实早已开始准备,不过今日可能会有许多将士在海上丧命……已跟他们说明如何避祸吗?”
  
      “早就经受过严格训练,也说过跳水后他们会在海上漂流一段时间,至于几时有人去营救,那可就说不准了,可能有不少人……就此死去吧……”张老五显得很难过,为自己弟兄遭遇危险而悲切不已。
  
      云柳在旁听了一阵迷惑。
  
      有关沈溪跟张老五的对话,云柳理解为布置战术,这意味着稍后的大战沈溪会用怎样的方式跟周围那二百多条船开战,但她却听不太明白,因为之前的所有准备工作她都没有参与,反而是李频和张老五这些人一直在按照沈溪的安排接受训练。
  
      沈溪道:“战场上总会有人牺牲,就算这些人真的出了变故,也会给他们足够的安家费,每人至少一百两。”
  
      云柳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人的安家费会有一百两?
  
      云柳心想:“大概只有死士才值得这安家费,不过这是在海上……有什么理由值得他们牺牲呢?”
  
      张老五道:“大人您不用给他们那么多,都是热血汉子,保家卫国,没人会畏惧。”
  
      “嗯。”
  
      沈溪跟张老五又闲话了一会儿,便让其回去准备。
  
      云柳没有带张老五离开,张老五自行下了指挥舰后,云柳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大人,是要派水鬼去凿船吗?”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