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104章 谋反(中)

第104章 谋反(中) (第1/3页)




  复兴宫,巴拉德室。

  夕阳透过石窗上,在议事桌上拉出长长的光影,如一柄柄金黑相间的剑刃。

  “还有这么好的事?”

  星辰王国的商贸大臣,康尼子爵放下刚刚送到会议室的《翡翠城替役请愿书》,一脸怀疑。

  “那位鸢尾花的主人。”

  康尼看向御前会议的同侪们:

  “凯文迪尔公爵居然主动请求缴税替役,削减翡翠城的征召兵员额,甚至支持王室扩编常备军,填补征召兵留下的国防要务?”

  御前会议的大臣们面面相觑。

  唯有王国秘科那个去而复返,还带回这封《请愿书》的刀疤男子沉静地侍立一旁,不言不语。

  “抛开立场不谈,难道他就不知道这么做的风险?”

  康尼子爵眯着眼睛,表情微妙:

  “若翡翠城真的践行信上所言,挑战传统,撼动利益……哈,当每级封地的每个被征召者都以此为由,拒绝为封君劳作服役的时候,凯文迪尔会成为属下封臣,不,是整个王国贵族体系的众矢之的。”

  “不是整个体系,”军事顾问梭铎·雷德神采奕奕,为这封信的到来而兴奋:

  “只有那些因循守旧,古板落后,死守着征召民兵不放,不愿接受以税替役的贵族领主们。”

  康尼子爵放下信件,狡黠地道:

  “那差不多就是除拥王党之外的……所有人?”

  此言一出,御前会议传来一片笑声。

  “这封信来得正好,替我们发声出头,转移了压力,”梭铎面带笑意:

  “无论是璨星私兵的削减,还是常备军的扩编,我们得到了有力的政治声援与外臣支持,还有翡翠城上缴的替役税,裘可,你说的预算问题……”

  但财政总管却转了转眼珠,不置可否。

  另一边,基尔伯特从康尼的手中接过印着鸢尾花火漆的书信,仔细研读,不肯放过一字一句。

  哪怕这已是第三遍。

  终于,有人意识到外交大臣的面色极为难看,与会议上的轻松气氛格格不入。

  “这封信……”

  基尔伯特喃喃道:“究竟是……”

  “老朋友,”梭铎注意到了基尔伯特的状态,面露担忧:

  “有任何问题吗?”

  会议上少数人的沉默影响了刚刚的气氛,巴拉德室渐渐安静下来。

  基尔伯特没有回答,他只是做了个深呼吸,缓缓抬头,直直望向长桌的尽头。

  仿佛在索求什么答案。

  然而那一边,国王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中,久久未曾动弹。

  直到另一只胖嘟嘟的手从旁伸来。

  “真巧啊,当我们正计较着怎么削减征召兵才能不惹众怒,发愁着怎么找预算才能扩编常备军……”

  御前会议的主持人,王国首相,东海公爵鲍勃·库伦罕见地沉着脸,接过那封《请愿书》。

  “当我们还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这件事会动摇国本引发内战的时候,这封信就来了?送人送钱还送话柄?”

  库伦首相的话让御前会议上的所有人都陷入沉思。

  库伦的目光离开纸上那一笔漂亮而从容的字迹,狐疑地瞥向另一边,那位从秘科来的疤脸探子。

  但疤脸男人依旧沉静恭谨,充耳不闻,一语不发。

  公爵挪了挪自己肥大的肚子,甩了甩手上的书信,轻哼一声:

  “詹恩本人呢?”

  疤脸男子像是刚刚回神,恭谨回话:“据悉,南岸公爵本人已经离开王都,回返翡翠城处理急务。”

  “急务?”

  库伦重新打量起詹恩的手书,时不时望向长桌的尽头,冒出令人不安的笑声:

  “确实,太急了,太急了啊……”

  明明是利好的消息,但首相和外交大臣的反常态度让御前会议的精英们惊疑不定,纷纷看向此间的主人。

  然而凯瑟尔王却安坐原位,纹丝不动。

  唯有他身后的夕阳,透过窗户垂下无数金色光柱,将他笼罩其间,远远看去,就像保卫王座的剑刃。

  或者囚栏。

  “首相,大人?”康尼子爵试探地问道

  然而库伦只是轻轻举起手指,表情有趣。

  “梭铎,我起先以为……”

  库伦首相的话语如修道院的晚钟,音调沉郁,意味深长:

  “你今天钜细靡遗地汇报北方战况,极言埃克斯特的教训,只是想向泰尔斯王子示好,顺带夸夸他那位龙霄城小情人……”

  军事顾问,梭铎·雷德顿时一愣。

  “而你夸张渲染刃牙营地的意外,一味贬损征召兵,力主扩编常备军,也只是故作姿态,顶多漫天要价,落地还钱……”

  财政总管,裘可·曼翘起嘴巴。

  “可现在,看看这封信……”

  库伦首相瞥了一眼信纸上的鸢尾花纹章,却转向国王的方向,啧声摇头:

  “今天的会议,陛下,您是有备而来啊。”

  凯瑟尔五世的眉头微微一动。

  首相大人将《请愿书》合起来,慢悠悠地笑了:

  “就像之前,王室常备军去西荒,清扫大荒漠,迎接王子殿下,也是有备而去?”

  此言意有所指,御前群臣纷纷蹙眉,

  众人之中,基尔伯特微微一颤。

  他远远注目国王,目光苦涩。

  然而首相大人的下一句话却莫名其妙:

  “是‘沙王’?还是‘低语’?抑或两者合一?”

  沙王?

  低语?

  那一刻,御前会议的群臣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长桌之外,疤脸男子的衣袖不为人知地一动。

  但大臣们很快注意到,长桌尽头,国王的目光钉死在库伦公爵的身上,不作他顾。

  “不必惊讶,陛下,米迪尔当初还征询过我的意见。”

  库伦首相似乎不在意有没有人回答,他只是长叹一声,自言自语。

  “那时,我虽然已经发福,但至少还是个年富力强的胖子。”

  老公爵的话既有感慨,也有落寞。

  “现在么,我再低下头,已经看不见自己的脚尖了。”

  库伦公爵抬起头:

  “您呢?”

  在一片不解中,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望向长桌尽头,望向那个如石像般纹丝不动、沉默寡言的威严身影。

  “鲍勃。”

  数秒的沉默后,铁腕之王面无表情地开口。

  “你不只胖了。”

  那一刻,夕阳的光照汇成无数金黄色的剑刃,横亘两人之间。

  首相大人却似毫无所觉,依旧平静。

  “老了。”

  铁腕王的声音一改之前的厚重雄浑,竟有一股利刃铡冰般的锋利感:

  “还累了。”

  凯瑟尔王与库伦公爵的目光越过长桌,在空中交汇。

  群臣齐齐皱眉。

  “是啊,我累了。”

  数秒后,库伦避开凯瑟尔王的眼神,慢条斯理:

  “不比王国蒸蒸日上,车轮滚滚向前。”

  东海公爵缓慢低头,无所谓地轻哼一声,看上去就像一个年至耄耋,释然无憾的普通老人。

  “不是这匹,就是那匹,反正,总得挑匹马拉车,对吧?”

  凯瑟尔王目光清冷,并不作答。

  “但你不是他。”库伦说完最后一句话,疲惫闭目:

  “不是他。”

  凯瑟尔王依旧不语。

  那一瞬间,巴拉德室里的气氛轻松不再,面对国王与公爵之间隐晦的交锋,众人疑惑非常,却未敢多言。

  唯一人除外。

  “陛下。”

  基尔伯特目光复杂地抬起头,成为了下一个打破沉默的人:

  “请恕我僭越。”

  他稳稳地举起詹恩的手书,亮出上面的鸢尾花纹章:

  “但这封请愿书,究竟是何时写成的呢?”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