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一千三百零六章 碧蹄馆

一千三百零六章 碧蹄馆 (第1/2页)



  万历二十一年三月二日,三年一度的京察如期进行。
  
  对于京官而言,四品及四品以上官员需向天子自陈(自劾)以定去留。
  
  但是四品以下的官员,则需经堂审。
  
  堂审之前,吏部考功司,都察院河南道,吏科都给事中三方官员必须对要经堂审的官员派以访单并结合考语进行考察。
  
  这期间费了有大半年左右的功夫,到了堂审一日,每名官员都要如犯人过堂一遍,接受三司的最后裁定。
  
  堂审前数日,主持京察的官员都必须在吏部住宿,此被称为宿部。
  
  到了堂审之日,吏部尚书孙,都察院左都御史李世达,考功司郎中**星,吏科都给事中钟羽正四人高坐于吏部公堂之上。
  
  四人并排而坐,吏部尚书孙左都御史李世达坐于正中左右,他们左右分别又坐着考功司郎中**星,吏科都给事中钟羽正,而被考核官员的访单考语都在几人面前一览无遗,每人都可根据考语对官员的最后裁定提出意见。
  
  如此八目八手,指视昭然,至少在程序上还是相当公正的。
  
  现在堂下所立之人乃太仆寺少卿徐泰时。
  
  钟羽正看到他的访单考语时,再看了对方一眼不由无奈。
  
  “太仆寺少卿徐泰时,有人揭发你在任工部营缮司郎中时,修寿宫上贪墨银两达百万之巨,此事可有?”**星看向对方目光咄咄,声色俱厉。
  
  徐泰时闻言又惊又怒,大声道:“回禀司君,此乃诬告!本官督修皇陵时,相土以定高下,精心核算,省钱数十万缗,此事为皇上看在眼底,并钦赐麒麟服……”
  
  **星看了徐泰时一眼道:“我不问你如何修寿宫,就问你有没有贪墨?”
  
  徐泰时闻言沉默片刻,然后道:“寿宫所费七百多万两之巨,账目一笔一笔在户部那边都是极为清楚,若是你们不信去户部查证!若是再不信……”
  
  徐泰时还要再言,李世达坐直身子打断道:“够了,你不必再多言,否则不知要扯到什么时候,你到底有无贪墨,都察院会继续查,眼下你暂且回籍待勘,你的清白与否,朝廷自会给你一个交代!几位大人以为如此处置如何?”
  
  徐泰时闻言脸色一变,抬头望向钟羽正一眼。
  
  徐泰时,钟羽正都是万历八年进士,二人有年谊在。但钟羽正则是向他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而孙微微点了下头,而**星看堂官表态,也唯有放弃追究的意思道:“就依都宪的办法!”
  
  徐泰时闻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但在吏部公堂前不敢发作,当即行礼领命然后离去。
  
  钟羽正见此微微松了一口气,徐泰时是申时行的姻亲,**星指责他贪墨了百万两之巨,背后所指就是申时行。李世达让他回籍听勘就已是作出处置,先将他罢官至于后面的勘察自是不了了之。否则真的对徐泰时追究下去,牵扯到申时行那事情就不得了了。
  
  钟羽正额头冒汗,这一次京察果真是非同小可。
  
  钟羽正看了上首吏部尚书孙一眼,但见这位老者看起来有些瘦骨嶙峋,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出手着实狠辣。最重要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过一言,这京察之事外人都以为是**星,顾宪成二人一手操办的。
  
  堂审继续进行,徐泰时被罢官后,又牵扯到一人,此人是前吏科都给事中杨文举。
  
  这杨文举乃申时行私人,因被弹劾而告病在家。这一次京察又被拿出来。有人举报他在江南处理荒政时,贪污八千多两,收授古玩器具不计其数。
  
  而这一次杨文举以不谨的罪名被革籍,如此可以安心养病不用回来了。
  
  钟羽正不由感叹,吏部还真是下狠手了,不过这些处罚倒也并非完全凭空捏造,至少有公正在其中。
  
  接下来的堂审,钟羽正越看越是心惊,太常寺卿,也就是次辅赵志皋的弟弟被罢官,**星的姻亲都给事中王三余,孙外甥员外郎吕胤昌,甚至连陆光祖的心腹,刚刚出任文选司郎中的王交也被罢免。
  
  一时之间,几十名官员被罢。
  
  钟羽正评估了下,不少都是原先依附执政,或者是现在内阁大学士的私人。
  
  不过所幸林党私人却没有在这一次京察中被罢官,甚至连处分也没有。因此钟羽正也没有说话反对,这也是他沉默所换来的。
  
  当日堂审之后。
  
  吏部尚书孙当即就将京察官员最后考核优劣的结果绕过内阁直接递给了天子,此事也是如同当面给内阁甩了一个巴掌。
  
  顿时朝堂上硝烟四起。
  
  而复官不久后的林延潮闻之此事,倒是没有太多惊讶。
  
  只是京察之前,申时行有写信来让他照拂徐泰时一二。不过申时行也知道林延潮自顾不暇,也只是让他勉力为之。
  
  申时行下野后这一年半来,林延潮与申时行书信倒是一直没有中断。
  
  之前申时行老师董份出事,在地方差点闹成民变,申时行要林延潮在朝堂上敷衍一二。林延潮看在申时行,董嗣成面子也唯有违背原则替董份说了几句话。林延潮肯违背原则出手经此一事后,申时行倒是很高兴,于朝堂上的事对林延潮多有提点指教,师生二人书信往来更加频繁。
  
  不过林延潮也是深感人走茶凉的道理,这几年朝堂上之前依附申时行的官员罢官的罢官,改换门庭的改换门庭,还有一次徐泰时,杨文举的事也是如此。
  
  徐泰时之前与林延潮交情很不错,这一次自己却没有出面保他,对此林延潮不免愧疚。
  
  不过对于之前的申时行私人,确实很多名声都不太好。申时行走后,林延潮本有意继承过来,但是最后经深思熟虑后除了胡汝宁等部分,其他人都还是算了。
  
  其中既有爱惜羽毛的意思,也有些人自己不太指得动。
  
  现在王锡爵在朝,连在乡当初被申时行一起提名为储备宰相的朱赓,沈一贯,也是宁可家里蹲,而不谋求复出。
  
  林延潮深知众人都在等,王锡爵不走这些人是不会回朝堂上的。
  
  当然申时行,朱赓也有劝林延潮在这个时候避一避深得帝心的王锡爵,索性回家养望一段时日,等以后再东山再起。
  
  林延潮却迟迟没有回答,而就在这个时候,朝鲜方面传来明军的消息。
  
  原来在一月二十六日时,明军与倭寇在碧蹄馆激战。
  
  明军自收复平壤后,二十日又收复开城,然后于二十六日抵至王京附近。
  
  明军行动迅速,也是遵照之前天子圣旨。
  
  一来明军这一次入朝只有携带五十日的兵粮。
  
  二来天子及石星都认为平壤大捷后,倭军已无余力,这时候应乘大胜之势收复三京,尽快解决朝鲜战事。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