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494,太上老君的宝贝

494,太上老君的宝贝 (第1/2页)



      孙悟空走出洞外,立即现了真身,高叫道:“妖怪!”
  
      把门的小妖问道:“你是什么人,在此呼喝?”
  
      孙悟空说道:“你快点进去告诉你家那两个泼魔,就说者行孙来了。”
  
      小妖盯着孙悟空看了半晌,狐疑地闯进莲花洞,急急忙忙说道:“大王,外面有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求见,说是者姓孙。”
  
      金角大王大惊道:“拿住了孙行者,又怎么有个者行孙?”
  
      银角大王也很纳罕,说道:“咱们下界的时候,师父没说起过这号人物啊。”
  
      金角大王忧心忡忡地说道:“不知道他的本事跟孙悟空比如何。”
  
      银角大王说道:“哥哥,怕他怎的?宝贝都在我手里,等我拿那葫芦出去,把他装进来。”
  
      金角大王这才说道:“兄弟,你仔细点儿。”
  
      银角大王拿了紫金葫芦,走出山门,只见洞外站着一个猴子,跟孙悟空长得一模一样,便问道:“你是哪里来的?”
  
      孙悟空说道:“我是孙行者的兄弟,听说你拿了我家兄,是不是啊?”
  
      银角大王说道:“是。你那哥哥武艺稀松,被我拿了,现在锁在洞中。”
  
      孙悟空说道:“快把他交出来,否则我打烂你的洞府。”
  
      银角大王说道:“孙行者我尚且不怕,还怕一个者行孙吗?你这猴头,不是大爷我瞧不起你,我敢打赌,我现在叫你一声,你连答应一声都不敢。”
  
      孙悟空冷笑道:“这有什么不敢?你叫十声,我答应一百声,你叫一百声,我答应一千声。”
  
      银角大王笑道:“好,一言为定,那就试试!”说罢,他掏出紫金葫芦,跳在空中,把底儿朝天,口儿朝地,叫道:“者行孙。”
  
      当银角大王拿出紫金葫芦的时候,孙悟空就怕了,他之前听精细鬼、伶俐虫说过这个宝贝的神奇之处,生怕自己一张嘴,真的被装了进去。见者行孙迟迟不答应,银角大王嘿嘿笑了,问道:“你怎么不敢应我?”
  
      孙悟空打肿脸充胖子,说道:“我有些耳聋,你刚才叫我了吗?我没听见啊。你再叫一次。”
  
      银角大王又叫道:“者行孙。”
  
      孙悟空心想:“我真名字叫做孙悟空,也叫孙行者,者行孙是乱起的名字。真名字可以装人,乱起的名字肯定装不了。”于是叫道:“哎!叫你孙外……”
  
      “公”字尚未出口,他就飕的一声,被吸进了紫金葫芦里,他大惊失色,急纵跟头,冲着瓶口那点亮光跳去,眼看就要脱离苦海,说时迟那时快,银角大王立即塞上木塞,贴上了太上老君的封帖,任凭孙悟空如何折腾,也顶不开那木塞了。
  
      银角大王提着紫金葫芦走进莲花洞,开心地哈哈大笑,说道:“哥哥,我把者行孙也抓来了。”
  
      金角大王问道:“在哪里?”
  
      银角大王摇了摇紫金葫芦,说道:“就在这葫芦里。”
  
      金角大王赞叹道:“贤弟,你真是让哥哥我刮目相看啊。”
  
      银角大王说道:“你猜这人是谁?”
  
      金角大王问道:“谁?”
  
      银角大王指了指绑在柱子上的孙悟空,说道:“这个者行孙是那个孙行者的弟弟。”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猴毛变成的孙悟空身边,踢了他一脚,说道:“喂,我把你家兄弟抓来了。”
  
      只听那个孙悟空说道:“抓得好,抓得好。”
  
      金角大王说道:“他怎么变得这么没心没肝的?”
  
      银角大王笑道:“你不记得了吗?他本来就是块石头变的。”
  
      金角大王说道:“贤弟,咱们到里屋去,我请你喝酒。”
  
      银角大王一边往里走,一边摇晃着紫金葫芦,说道:“者行孙装在里面,只消一时三刻,就化为脓了。”
  
      金角大王说道:“先别动它,只等摇得响了,再把帖子揭了。”
  
      待两个妖魔走进里屋,陈玄奘才问道:“八戒沙僧,你们听说过悟空还有个弟弟吗?”
  
      沙和尚说道:“没有啊,师父,猴哥从来没说起过。”
  
      猪八戒笑道:“师父啊,弼马温本来是要骗两个妖魔的,怎么把你也骗了?”
  
      陈玄奘问道:“骗我?”
  
      猪八戒说道:“这个者行孙肯定就是孙行者,他变化来骗妖怪的。”
  
      陈玄奘半信半疑,不再言语,只听得里屋传来两个妖怪推杯换盏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忽然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大叫:““天啊,我的腿,我的腿……我的腿化了。”
  
      分明就是孙悟空的声音。
  
      接着传来银角大王的声音:“哥哥,师父这宝贝果然好用。”
  
      陈玄奘不禁着急起来,说道:“八戒,悟净,怎么办,快想想办法吧。”
  
      猪八戒说道:“师父啊,我们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陈玄奘说道:“可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沙和尚说道:“师父,我们被绑在这里,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陈玄奘叫道:“妖怪,妖怪!”
  
      沙和尚急了,问道:“师父,你叫他们干什么?”
  
      猪八戒嘟哝道:“师父,你不会是想认亲吧?”
  
      两个妖魔走了出来,金角大王问道:“唐僧,你是急着死了吗?”
  
      陈玄奘说道:“你们无非是想吃了我的肉可以长生不老,我只求你们放了我的徒弟们,留下我一人即可。”
  
      两个妖魔没想到陈玄奘竟然会舍身取义,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了,银角大王问道:“哥哥,要不……我们就吃了他?”
  
      金角大王沉吟半晌,说道:“不行,我们必须杀了孙悟空。”
  
      陈玄奘说道:“如果你们杀了孙悟空,我就……我就……”
  
      银角大王笑道:“你就怎么样?死给我们看?我们本来就是要吃了你的。”
  
      陈玄奘说道:“如果我心不甘情不愿,你们即使吃了我的肉也不能延年益寿长生不老,反而怨念缠身终日魂不守舍。”
  
      金角大王说道:“聒噪!那我们就不吃你了。”
  
      两个人说着话回到里屋,重新在石桌旁做好,紫金葫芦依旧放在桌上,银角大王敲敲葫芦,问道:“者行孙,死了没有啊?”
  
      葫芦里没动静。
  
      银角大王说道:“那个白白胖胖的大和尚竟然肯你为兄弟去死,孙悟空这个徒弟也没白当啊。”
  
      金角大王低声说道:“贤弟,这个者行孙是不是死了?怎么一点动静没有?”
  
      陈玄奘的话,孙悟空听得清清楚楚,他着实感动,正热泪盈眶呢,所以没顾上回应银角大王。
  
      银角大王说道:“哥哥,你说接下来,我们怎样放了陈玄奘呢?”
  
      一听这话,孙悟空顿时来了精神!
  
      什么?
  
      这两个妖怪竟然要放了师父?
  
      既然要放,为什么还要抓呢?
  
      这两个妖怪到底是什么来历?
  
      金角大王说道:“我们先得把孙悟空杀了再说。”
  
      银角大王说道:“孙悟空已经绑在那里了,看上去像傻了一样,眼下杀他易如反掌。”
  
      金角大王说道:“杀了他之后呢?”
  
      银角大王叹息道:“哥哥呀门外也不知道啊。”
  
      金角大王说道:“唉!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银角大王沉吟道:“能救得了唐僧的只有孙悟空,孙悟空一死,谁再来救他呢?难道我们恭恭敬敬地把他们送下山,然后说‘唐长老,对不起,我们并不是有意抓你,我们就是要杀了孙悟空’?”
  
      听了这番话,孙悟空冷汗直冒,他这才明白,平顶山这一役,自己才是敌人的目标,师父只是诱饵。
  
      孙悟空还要继续听两个妖魔对答,希望他们说出幕后主使来,却听金角大王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先不说那些了。”
  
      孙悟空隔着瓶子问道:“说,你们继续说。”
  
      金角大王大惊失色,说道:“这猴子竟然还活着。”
  
      孙悟空说道:“我已经快死了,只想在死前听你们唠唠嗑儿。”
  
      银角大王说道:“也不知道这个者行孙现在化到哪儿了。”
  
      孙悟空说道:“现在化到腰截骨了!”
  
      金角大王嘻嘻笑了,说道:“那已经差不多了,即便不死,也是高位截瘫,快揭起帖儿看看吧。”
  
      银角大王便拿过紫金葫芦,揭了封帖,拔出木塞,觑眼往里看去,只见者行孙的双腿果然已经化成了水,只剩半截身子在瓶底里苟延残喘。
  
      金角大王也凑过去看了看,说道:“兄弟,盖上!快盖上!还没化干净,别出了意外。”
  
      银角大王便把木塞塞回去,封帖贴好。金角大王拿了酒壶,满满地斟了一杯酒,双手递与银角大王,说道:“贤弟,我敬你一杯。”
  
      银角大王说道:“兄长,我们已经喝了好几轮了,怎么又敬?”
  
      金角大王说道:“你拿住唐僧、八戒、沙僧犹可,又索了孙行者,装了者行孙,如此功劳,该多敬你几杯。”
  
      银角大王见哥哥如此恭敬,心中也是欢喜,只是他现在一只手托着葫芦,如果只用一只手去接酒杯,那就太没礼貌了,于是随手便把葫芦交给了身旁的一个小妖,然后双手接过酒杯,一仰头,干了,说道:“谢谢哥哥。”然后又要回敬金角大王一杯,金角大王说道:“不消回酒,我这里陪你一杯罢。”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