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两千一百三十三节:诛黄泉大祭司!

第两千一百三十三节:诛黄泉大祭司! (第1/2页)



      秦枫眼神陡然一变。
  
      要知道,他施展出神文“杀”字诀,也意味着他耗尽了自己所有的仙力。
  
      这是抱了要一击必杀的心态,不能让这么好的机会失去。
  
      哪里知道这黄泉大祭司居然如此凶悍,先结结实实硬挨了秦枫的一记神文“杀”字诀,紧接着又被吕德风操纵玉琢神笔从后心穿透心脏,偷袭得手……
  
      要是一般修士,就算是天仙,此时怕是也要死透了!
  
      可对方居然没死!
  
      而且不仅没死,还有力量进行抵抗,甚至反抗。
  
      还有这么比这更可怖的吗?
  
      只见黄泉大祭司爆吼一声,不顾胸前喷涌而出的黑血,猛地握住胸前刺出的玉琢神笔,他猛然用力!
  
      “咔嚓”一声脆响!
  
      秦枫耳边只听得吕德风惨嚎一声。
  
      玉琢神笔的笔杆之上,再添一道更加明显的裂缝。
  
      那黄泉大祭司居然还不罢休,竟然双手握住笔杆,用力又是一掰。
  
      “咔”更加清脆地一声脆响,伴随在秦枫耳边的是吕德风愈加惨绝人寰的哀嚎声。
  
      正当秦枫不知道黄泉大祭司接下来究竟想要做什么的时候……
  
      黄泉大祭司的蓦地朝后倒退了十几步,“咚”地一声,似是撞在了宫殿的立柱之上。
  
      果然……
  
      周边森森鬼气迅速变淡,消散,鬼影黑雨不见,诸地狱不见,魑魅魍魉,妖魔鬼怪不见。
  
      依旧是那一间漆黑到几乎没有一盏灯的宫殿之内,一切都没有变。
  
      只有一身黑袍的黄泉大祭司,双手死死握住穿透心脏的玉琢神笔,两手还在死死地掰着这一根可怜的骨玉篆笔。
  
      他似乎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力气。
  
      就在他的身体缓缓倚着那一根立柱,擦着立柱上自己喷出的漆黑鲜血倒下的同时……
  
      堕狱曼陀罗灯似也终于油尽灯枯,“哐当”一声砸落在了宫殿的的地面之上,只剩下莹莹如萤火虫的点点细微光芒闪烁。
  
      只是黄泉大祭司简直就好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偏要这一件天仙界中上清学宫的秘宝给掰断掉似的。
  
      但玉琢神笔好歹也是一件天仙器,哪里可能被现在已经将死的黄泉大祭司用手指头掰断的道理?
  
      看到这样一幕,秦枫甚至都感觉到有一些滑稽了。
  
      他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黄泉大祭司,你这又是何苦呢?”
  
      黄泉大祭司瘫坐在地上,再没有之前的凶戾嚣张,更没有丝毫的邪魅狷狂。
  
      如同大多数将死之人一样,他嘴角扯动,声音嘶哑道:“我今日死于你们师徒之手,技不如人!”
  
      “黄泉心服口服。”
  
      “但是……”
  
      “黄泉纵死,也要把贮存有你师父魂魄的这根玉镯神笔给掰断了!”
  
      “拉你那叫吕德风的师父一起下地狱!”
  
      黄泉大祭司看向秦枫,眼神之中尽是嘲讽,他似是所有力气都聚集到了双手之上,要用回光返照的所有的,全部的力气,直接掰断这一根上清学宫的著名文宝笔。
  
      他狞笑道:“我,我要你为害死自己师父之事,抱憾终生!”
  
      “我也要你们上清学宫的腐儒,永远都记住……他们引以为傲的昊天七文宝,有一件是就是毁在我黄泉的手里……”
  
      他倚着身后的立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但他却依旧笑着说道:“如此,我黄泉,虽死无憾了,我……”
  
      就在他眼神森冷,准备用力掰断那一根著名的玉琢神笔时,忽地秦枫开口说道:“你可能误会了,他不是我师父……”
  
      黄泉大祭司先是一愣,嘴角挂上一丝识破奸计的冷笑。
  
      “你是想诓骗我,让我放过你师父?”
  
      “哼,这等指鹿为马的小伎俩,太低级了!”
  
      “我不可能让你得逞的!”
  
      他狞笑道:“你师父先魂飞魄散,我才会上黄泉路,你就等着为你师父哭吧!”
  
      哪里知道,话音未落,一个声音就从黄泉大祭司手里攥着的玉琢神笔里响了起来。
  
      那声音带着哭腔,别提多委屈了!
  
      “我真不是他师父!”
  
      “谁他妈是这兔崽子的师父,谁全家死,谁祖宗十八代全死绝!”
  
      他似是觉得骂的还不过瘾,又用完全不符合他上清学宫夫子身份的粗鄙俚语大骂道:“老子吕德风对天发誓,谁是这王八蛋的师父,谁生儿子没屁眼,生女儿给人卖去青楼!”
  
      这话一出,就连黄泉大祭司的目光都有些不对了。
  
      这一对师徒俩有点狠啊!
  
      这么毒的誓都发得出来……
  
      他冷笑:“当真是为了保命,脸面尊严都不要了吗?”
  
      “吕德风,你上清学院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
  
      “咳咳咳……”
  
      他用力咳出几大口鲜血,厉声道:“我若是你,便是慷慨赴死又如何,明知必死无疑,还要这般作贱你自己……”
  
      此时此刻,那神魂寄存在玉琢神笔里的吕德风,真是老泪纵横又欲哭无泪啊!
  
      他这是遭了什么无妄之灾啊!
  
      自己干什么要出来装这个比啊!
  
      好好呆在文宝笔里看戏难道不好吗?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