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道不绝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道不绝 (第1/2页)


    感谢:书友2599126的月票支持!
  
      ……………
  
      战车在飞驰。  ???ww?w?.?r?a?n?w?e?n?a`com
  
      风声在呼啸。
  
      众人经历了连番的拼杀之后,早已疲倦不堪,如今顺利突围,并渐渐的远离凶险,便也各自安心歇息。
  
      玉真人左右张望片刻,没人理他。他只得作罢,缓缓闭上双眼。
  
      他身后的某位先生,兀自盘膝静坐,而一双剑眉却在微微耸动,显然在凝神思索着什么。
  
      此时的无咎,忙着琢磨他手中的玉简。
  
      玉简来自玄鲲郡的三位高人,拓印着一篇法门,乍一见极为眼熟,而名称有所不同,叫作《九经之器》。而所谓的九经,便是《玉神九经》。只因篇幅巨大,经文晦涩难懂,只是略作查看,并未潜心研修。却也知道九经的名称,便是神、术、法、丹、兵、刑、遁、鼎、器。而《九经之器》,便是其中的器篇。
  
      嗯,这是一篇炼器的法门。
  
      他无咎不喜欢炼器,如今却突然有了兴趣。因为《玉神九经》之器篇,拓印着震元珠的炼制之法。倘若能够炼制数千、上万的震元珠,遇到强敌之时,便扔出去乱轰乱炸,谁敢抵挡?
  
      而震元珠的炼制,似乎并不容易。
  
      无咎想到此处,心神一动。
  
      魔剑之中,情形如旧。
  
      昏暗、阴寒的所在,没有丝毫生机。
  
      便在这空旷与死寂之间,蜷缩着三道金色的人影。虽然只剩下元神之体,依然能够分辨出曾经的相貌与神态。
  
      正是玄鲲郡的三位老者。
  
      便于此时,有人出声
  
      “卜铁长老已悔过自新,重返人间。三位要死要活,早作决断!”
  
      三位老者急忙抬头张望,却不见人影。而那诡异莫测的话语声,继续在昏暗的天地间响起
  
      “何人擅长炼制震元珠,指教一二,或能赎罪……”
  
      “公孙无咎……”
  
      三位老者站起身来。
  
      其中一人怒目圆睁,叱道:“先是杀害枭氏兄弟,又将我三人囚在此处,毁去肉身,夺取乾坤戒,诸般罪恶你百死莫赎!”他愤怒不已,又道:“竟敢窥觊我玄鲲郡的宝物,痴人说梦。即使你攫取法门,也休想炼制震元珠。”
  
      “嘿,炼制震元珠,倒也简单。我只想帮着三位,找条活路罢了。”
  
      “大言不惭!没有玄鲲郡的雷石,即使毕节长老也无能为力,更莫说你一个域外的贼人!”
  
      “哦,雷石方为炼制震元珠的关键所在。多谢指教。而玄鲲郡的长老,便是毕节?改日我将他擒来与三位作伴,如何?”
  
      “呸!我冷关什么也没说。你若敢前往玄鲲郡,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嘿,我又怎会知晓你是冷关呢?”
  
      “你……”
  
      出声的老者,自称冷关。他察觉失言,脸色变幻。
  
      却听某人的话语声继续响起
  
      “我再问最后一遍,三位要死要活?”
  
      冷关与两位同伴面面相觑,转而齐声怒叱
  
      “神族与贼人势不两立,但求一死!”
  
      三人齐心求死的架势,倒也凛然无畏。
  
      而始终没有现身的某人,答应的更为干脆。
  
      “嗯,求仁得仁,求死得死。”
  
      与之瞬间,一群兽魂狂涌而至。
  
      三位老者正要抵抗,其中的两人已被兽魂卷起,随即阴风盘旋而去,阵阵惨叫声渐趋减弱、渐去渐远……
  
      不消片刻,远处再无动静。
  
      叫作冷关的老者,犹自愣在原地,再无凛然无畏,而是战战兢兢、神色恐惧。
  
      “人之惨死,莫过于魂飞魄散。而惨死之最,莫过于兽魂噬体啊……”
  
      冷关又打了寒战,抬头仰望。
  
      “有同伴盯着,即使想要活命,也难以启齿,是吧?而此时你没了顾忌,何妨再行决断呢?”
  
      “我……”
  
      冷关的神色挣扎。
  
      虽然看不见某人的存在,而对方却识破了他的心思。虽说活着艰难,却没人愿死啊!
  
      “抵达玄鲲郡之后,我答应放了你。届时你找个地方闭关,且待浩劫降临而天下大乱,便也没谁关注你的存在。”
  
      “这个……一言为定?”
  
      “卜铁,不是已重返人间?”
  
      “……”
  
      冷关惶惶不语。
  
      一个纳物戒子,凭空落下。
  
      “冷道友,失陪了……”
  
      冷关迟疑许久,捡起戒子。竟是他的乾坤戒,仅仅少了几枚玉简,而晶石、丹药、符?等等,皆悉数奉还。
  
      他悄悄缓了口气,犹自难以置信。
  
      那个公孙无咎,不仅凶残毒辣,而且杀伐无情,乃是臭名昭著的恶贼。而他突然大发慈悲,不提任何代价,也没有要挟,只因自己想要活着……
  
      ……
  
      转瞬之间,三日过去。
  
      战车,依然在风雨中疾驰不停。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