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眼 关灯 书签
首页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同类相残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同类相残 (第1/2页)


    感谢:砸锅卖铁人、蛮神书友57013513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
  
      ……………………
  
      所谓的魔剑天地,应该是当年的苍起在铸剑之时,所凝聚的阴煞之气难以炼化,意外造就了一方芥子乾坤。
  
      这是一片神奇的天地。
  
      虽然与纳物戒子相仿,却足有四五十里的方圆,不仅充斥着浓重的阴煞之气,而且极为的空旷荒凉。
  
      而一度空旷的所在,忽然显得拥挤起来。
  
      除了曾经的阵法与数百兽魂之外,又多了五百多具战车。
  
      十余丈长的战车,通体乌黑坚硬,便如一块块大石头,静静的散落在荒寂之间。又像是一头头怪物,在阴暗中蛰伏忍耐,只待召唤驱使,便将腾空而起、破风逐电而去。
  
      不过,此时的魔剑天地中,却多了三头真正的怪物。
  
      “嗷、嗷——”
  
      惨叫声凄厉刺耳。
  
      只见荒凉的空地上,蜷缩着三头夔龙,再无曾经的凶猛,而是不断发出惊恐的惨叫。四周则是盘旋着成群的兽魂,便像是面对着猎物而蓄势以待。
  
      “果然是同类相残,最为凶狠啊!瞧这阵势,又在等待着什么……”
  
      无咎落下元神之体,目睹着千丈外的景象,他没有出手阻拦,一个人自言自语。
  
      “嗷、嗷……”
  
      夔龙有穿山吞是之能,堪称攻城神兽。而其固然强大,却不懂护体之术,在阴煞禁制的侵蚀下,渐渐的难以支撑。惨叫声中,一头夔龙终于崩溃。随着肉身“砰”的炸开,一道魂影脱体而出。
  
      那是夔龙的魂体,缥缈虚弱,像一团雾气飘空,却又惶然无措。
  
      与之刹那,等待已久的兽魂,突然一拥而上,疯狂的撕咬不停。夔龙的魂体如何抵挡,转瞬已被吞噬殆尽……
  
      “哦,等着大快朵颐呢!”
  
      魔剑中的兽魂,均为上古猛兽,性情凶残,最为喜欢吞噬弱小的同伴。难得猎取了三头夔龙,又岂肯放过,故而环伺等待,只为发动最后的绝杀。
  
      无咎刚刚明白过来,又是“砰、砰”闷响。
  
      余下的两头夔龙相继炸开肉身,尚未逃脱的魂体,遂即在兽魂的撕扯中四分五裂,就此彻底消亡。
  
      而兽魂饱餐一顿之后,似乎是意犹未尽,奔着无咎涌来,在他身前盘旋环绕。或许是吞噬了夔龙的缘故,兽魂的魂力好像又壮大了几分?
  
      他打量着一头头狰狞的猛兽,轻轻摆了摆手。
  
      同类相残,最为凶狠。而神族追杀原界家族,又何尝不是如此。
  
      魂卷不敢放肆,卷起阴风翻涌远去。而他则是走向三头夔龙的尸骸,抬手打出几缕阴火。
  
      他兼修妖修与鬼修,故而能够在阴煞之地施展神通。
  
      阴森的阴火瞬间笼罩尸骸,成堆的血肉化为灰烬。而夔龙的鳞甲与骨骼,却久久的难以焚化……
  
      “咦?”
  
      无咎收起阴火,趋近查看。
  
      夔龙的血肉,早已化为乌有,而惨白的骨骼与黑色的鳞甲,依然完好无损。
  
      无咎伸手抓起一块鳞甲。
  
      黑色的鳞甲,尺余见方,入手沉重,神识难浸,显得极为的坚固!
  
      他端详着手中的甲片,心思微微一动。
  
      区丁的麾下有群弟子,皆身披黑甲,防御强大。只当是玄铁打造的黑甲,莫非便是来自夔龙之甲?而三头夔龙的甲
  
      片,足以打造数十具护甲呢。
  
      此外,自家的神戒,便是来自夔骨。这成堆的骨骼,也大有用处……
  
      “公孙无咎——”
  
      无咎尚自想着便宜,呼喊声响起。
  
      远处的角落里,有人解除禁制,直奔这边飞来,很是匆忙而又虚弱的样子。
  
      “卜铁,你还活着?”
  
      “我……”
  
      一道金色的人影踉跄落地,又急又怒道:“我当然活着,而离死不远也。你答应放我出去,岂能出尔反尔。所幸凭借几块晶石苦撑至今,否则早已成了兽魂口中的美味!”
  
      “哎呦,差点忘了……”
  
      “你……”
  
      卜铁的身影摇晃,悲愤无语。
  
      并非出尔反尔,亦非失信,而是忘了,他竟然将一个大活人给忘了?
  
      “嘿,只因神族逼迫过甚,我便是想要放你,也难有适当的时机啊!且安心等待,脱困之日已为时不远!”
  
      无咎尴尬一笑,道出原委。
  
      而卜铁却是更加的绝望,摇头道:“岂非是说,神族与原界罢战之前,我休想离开此地?”
  
      “哦,你以为两家何时罢战?”
  
      “永无罢战之日,除非原界灭亡……”
  
      “何苦呢?”
  
      “呵呵,你这个小人……”
  
      临死之前,又遭羞辱,绝望无奈的卜铁,发出一阵悲惨的冷笑。
  
      无咎却摇了摇头,打断道:“在你神族的眼里,我不是人,更遑论小人呢。至于你能否生还,不妨拭目以待!”
  
      他丢出一个戒子,闪身失去踪影。
  
      卜铁正要继续叱骂,以宣泄临死前的恐惧与愤怒,急忙又伸手抓过戒子,顿时怒气全无而暗暗松了口气。

789小说网  关于我们  我的书架